家庭资产结构与财富增长的关系

每个家庭可能都面临资产结构配置的问题。那么,作为以实现完全的财富自由为目标的投资者,该怎样看待流动资产与固定资产之间的配置关系和影响呢?我个人的看法是:家庭资产结构的配置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益重要,而配置中长期来看流动资产远比固定资产重要的多。

对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参考一下企业的情况。历史上大多数的高价值企业都是流动资产占资产比重为多的,或者说俗称的轻资产企业,这不是偶然现象(对此问题以后可以专题讨论)。

固定资产一旦投入,其周转非常缓慢,适应新环境而创收的能力很差。特别是长期来看,固定资产的创造收益的能力随着市场的成熟衰退而逐渐降低,但固定资产的折旧则是刚性的;流动资产则正相反,虽然没有固定资产那么持续稳定的营收或者现金流功能,但是捕捉和创造价值的能力远非固定资产可比。这很好理解,同样的一笔钱(比如100万),一个是可以每年周转3次,一个是2年才可能周转1次,其价值怎么可能同日而语呢?

个人与企业的情况还有不同。企业通过固定资产扩张产能规模,如果时机恰当可能很好的提高市场占有率并充分享有市场兴旺期间的超额利润,并因此来平复长周期下行业低迷期间的利润下降;而另一方面,企业的固定资产投入往往可以面向多个细分市场产品,且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有多种市场化的融资手段。而普通家庭,一两笔固定资产的投入往往就是几乎全部家当了,不但资产类别调整困难,而且也无经常性的融资手段。

由此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何专业的炒房高手经常不是实打实的全款买入长期持有房产,而是大力的利用贷款杠杆并非常强调房产交易的周转效率,这实际上也可以看做将固定资产投资最大程度的转变为流动资产的一种手段。

很多人把最近10来年的固定资产飙涨情况作为一个常态来看,几十年以后是要吃大亏的。作为普通人而言,人生之不幸,其实在于很年轻的时候就付了一大笔钱买入固定资产并不断还贷,而失去了持续投资的机会和能力(当然,如果你站在“稳定”的角度则可能是另一个结论了,所以我强调这里谈的是投资)。如果买入的时机恰好很好,也不失为一个弥补投资机会大幅降低的有效补偿;而如果正好买在一个不聪明的价位,则就是财富上的一大憾事了。对此,香港的曹仁超在其出版的书中也有过类似的评点。

当然,话说回来,充沛的流动资产的目的必须是有效的投资,就像自由现金流充沛的企业如果缺乏很好的扩大再生产渠道和能力,那么就反而不如正逢其时的重资产型企业的阶段性回报高了。

另外在有关流动资金的管理上,我个人认为要善于平衡好流动性与复利之间的关系。

资产结构上的流动性是必须的,因为缺乏了这个,普通家庭的所谓资产只是一堆躺在那里的“死钱”。当然不是真的死,因为可以有租金等现金流,也可能随通货膨胀的长期上涨。但这一切,处理的好可以让你衣食无忧,却比较难实现真正的财务自由(当然这个自由的标准每个人心理不同,举个例子而已),因为过于偏重固定资产的结构,已经让你的资产成为了一锤子买卖,而难以捕捉到很好的财富增值机会。

但另一方面,流动性不是说周转越快越好。这里有一个复利的机会成本问题。
举个例子,你有50万,今天看准一个东西搞一下,下个月又看准一个机会搞一下,貌似是周转的非常快的。但是这与你看准一个机会,能实现5年5倍的重仓增值机会相比,又不值一提了。因为前者貌似资金灵敏周转极快,但实际上没有认识到真正的好投资机会并非随时出现的,而是呈现周期性聚集爆发的特征。

东搞一下西搞一下虽然好像很精明,但实际上将精力过于分散在一些不那么能带来财富质变的领域,而错失了真正“一击必杀”的机会,这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资产结构的流动性,是为了更好的捕捉财富增值的机会,但如果为了流动性而流动性,忽略了财富增值的本质在于重仓的长期复利效应,那么就又本末倒置了。

不过我想提醒的是,就公司而言,轻资产的另一面必须是:强大的无形资产壁垒,这才有持续高盈利的基础,否则其被颠覆甚至比重资产型的企业要快得多。而到个人身上,那么可以理解为,充沛的流动现金的另一面必须是:很强的投资能力壁垒,否则可能还不如拿着最稳定的商品赚取现金流来得有效。

就我个人而言,其实在2010年投资总结里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的衡量标志就是:家庭流动资产总收益率,而不是单纯的股票投资收益率,也不是包括了固定资产的总资产收益率。

因为我的流动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占比达到4成半左右,至少未来5年而言,财富能否放大的关键在于我对于流动资产的运作能力;股票投资收益率,只是流动资产中的一项。如果我的股票投资只占流动资产的比例20%,那么即使1年赚了很多,对总流动资产的提升还是很有限。

而固定资产,在我看来目前投资的属性相对低一些(几套住宅都是家人自住),且我认为未来5-10年的向上弹性远低于流动资产的价值创造能力。所以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流动资产的总投资收益率,在这个部分形成相对稳健,且长期可持续的复利生成机制,这才是最有利的局面。

最后,以上所有谈的都是对期望“以投资改变命运”这个目标方面的思考。如果懒得打理或者只是安心普通理财的,不必考虑那么复杂,先满足个人生活需求是第一位的,然后再用闲钱定投合适的指数或者其它理财工具,也就足够了。

另外,随着人的不同年龄情况,家庭资产结构的配置可能也有不同的侧重。很年轻的时候我个人认为不宜过于求安定而应该在资产配置上以流动资产为主寻求机会;中年时段应该适当的平衡高风险资产以及低风险资产;越是老年时段显然就更加注重稳定性安全性,以获得稳健的现金流回报为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