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金融分析师关于情绪的深度解析(2)

情绪化和社会化的人类

可能有人已经猜到,这样推导下来,个人会变得极度自我中心。但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因为人类既是超情绪化的物种,也是超社会化的物种。人都是社会中的人,与社会完全隔绝的人如那些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的“狼孩”等,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人。在社会交往中每个人既向别人表达情绪,同时也接收别人的情绪,还是他人情绪的来源。类似于社会性昆虫如蜜蜂或蚂蚁,人类是种松散群居的物种,绝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同其他同类进行频繁密切的互动和交流。

社会化的人类有着该物种特有的利他主义美名:我们不仅能体验和理解自己的情绪,也能理解别人的情绪。这些新进化的社会本能自然地被融入到人类心理机制中,并最终产生了群体性的抽象符号标记,如语言,图腾,神话和意识形态。

社交需求和基本的生理需求的需求层级不同,相对于晚期进化形成的需求,早期进化形成的需求在我们体内更基本更牢固,产生的行为驱动力也更大。一般我们总是试图优先满足早期进化带来的需求,其次再满足后续晚期进化形成的需求。

因此,我们可以简单地将人类表现出来的欲望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其他哺乳动物相同的基本欲望如食物和性,一类是后期进化过程中产生的人类特有的欲望,如社会地位,自尊,爱和被爱,问题解决,道德需求,等等。如果这种分类不是那么粗糙的话,面对我们的欲望带来的各种问题和困扰,我们更应该将重点放在人类特有的欲望而不是第一类的基本欲望上。理由之一是,第一类基本欲望的进化时间是如此之早,基因的力量是如此之强,我们几乎没有办法来应对,而且,我们也不应该有办法来对付这些欲望,不然就是自我毁灭了。面对第一类欲望,我们最好的办法是顺其自然,而不是像先哲说的那样“存天理灭人欲”。这不仅是违反人性的,更准确地说,是违反“生命本性“的。换句话说,真正的人欲你是灭不了的,因为那是46亿年进化设定的,没有任何生命能抗拒这些基本欲望的力量,我们永远是基本欲望的奴隶。我们能调节的,只能是第二类欲望。这也是人类这个物种最终能够占领整个地球的本质驱动力,没有之一。

但是,不论是早期进化的结果还是晚期的人类形成前后进化的结果,一旦融入人类大脑的情绪系统,生理的痛苦和社交的痛苦就再没有任何分别,就如同来源感官的直接快乐和源于回忆、想象的快乐没有本质的不同。

正因为有了社会性这一本质属性,人类才没有变成自我中心的自私鬼物种,而是被社会性所驱动,必须持续滴关注他人的情绪,也通过他人来观察自己。具备同理心,或理解他人的相对位置,是人类的本性之一。我们相互之间能体验到情绪的共振(比如友情,爱情),他人也常常是各种社交信号和心理压力的来源。

超级情绪化和超级社会化这两点实际上大大扩展了人类需求的演化空间。马斯洛称之为衍生需求。这些衍生需求直接与社会的衍生价值相关,比如真善美,正义,秩序,有趣和有意义等。这使得超越于物质生活之上的精神生活成为可能。这是一种高级的动物性。春秋的大政治家管仲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无意识的情绪

人类的大部分情绪都没有进入到意识层面,情绪都是自发的,先天的,无意识的,就像我们的心跳和呼吸一样。尽管没有主观感觉,无意识的情绪很大程度上能决定人们对万事万物的偏好并进而驱动我们的行为。无意识情绪就像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为什么我们是自我欺骗和阿Q精神胜利的冠军,为什么相信胡扯和谎言是人类的特权。

无意识的情绪大大节省了人类有限的注意力资源。作为一个简化的过滤机制,情绪能够使我们很快地对周围环境做出或有利或有害的判断,并进而采取行动。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如何,这一先天的决策机制一定大大增加了人类祖先存活下来的概率。

相比较而言,冷冰冰的逻辑推理,或者说理智活动,虽然为人类文明的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现在来看,依然被无意识的情绪之海淹没,或说被作为理智活动的背景和前置条件。如果将人类文明的发源作为理性的滥觞,那么也不过6千年左右的时光。而人类情绪,可能已经存在几十上百万年了。我们根本不是经济学所假设的“理性人”,我们充其量是“无意识的进化情绪人”或者“进化情绪主导下的伪理性人”。我们现代所谓的“理性”均以“感性/情绪”作为基础。

从这个角度看,绝大多数关于情绪的成功学和心灵鸡汤完全错了:他们总是在强调情绪就像从瓶子里释放出来的魔鬼,任由它恣意妄为会破坏掉你的大好前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控制你的情绪,提高自己的情商云云。实际上,情绪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它是进化的产物,它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本意是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环境。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会更加清楚地理解情绪的本质。有些情绪在我们的老祖宗身上,也许是增加适应性的,但在现代社会复杂多变的生存环境中,就很可能降低了我们的适应性。记住,现代社会也才只有短短几百年的历史,自然选择或者说进化还来不及给我们配备任何的适应性武器。我们的肉体在今天,而心灵(大脑)还处在石器时代的水平。因此,所谓“控制情绪”,不是要跟古老的自己(进化力量)战斗,而是理解自身情绪反应的来龙去脉,评估其在具体的现实环境中的适应性,进而采取引导措施以增强当前和未来情景下的适应性。这里给出一个可以参考的心理路径,例如,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最根本的缘由是什么?这一情绪是正面的(爽)还是负面的(不爽)?这一情绪带来的行为反应是什么?情绪及其行为反应的后果是什么?对周围产生有何影响?对自己有何影响?这一系列后果是好的(增加了我的适应性)还是坏的(降低了我的适应性)?那么,我该采取何种行动增加我的适应性?

情绪,是大自然赋予我们适应外部环境的工具,而绝非枷锁。正如同基因为了让我们热衷于传宗接代的性活动而特意设计了性快感这个机制一样,如果我们能识破进化的“诡计”,那么我们可能就不会陷入单纯追求性快感的漩涡,而变为大自然的奴隶。同样地,我们也不能因为情绪是适应的工具,而变成情绪的奴隶。退一万步讲,我们应该是在建设性的、有价值的活动中得到副产品——情绪上的满足,而不是单纯地追求正面情绪(如通过药物和电刺激)。

大自然里到处可见令人叹为观止的海量的适应性武器,复杂精巧的感知系统,各种花纹保护色伪装,各种吸引雌性、吸引猎物、赶走竞争者的复杂技巧和肉体装备,等等。所有这些,让它们发展出高超的局域适应性,因而能在某一具体的小生境中得以存活和繁殖。我们人类尽管拥有的认识和适应能力更高级,但现代社会对我们的要求也高了许多。除了大自然的生态环境外,还要求我们能适应各种复杂多变的社会小生境,我们不仅征服了森林、海洋和沙漠,我们还创造了情场、商场、战场、政界、大学、办公室等成千上万的小生境。在社会上,我们每个人需要扮演不止一个社会角色,不同的社会角色即代表不同的小生境。所有这些,都要求我们摆脱基因进化的缓慢试错和无方向性,而实现快速进化。

情绪塑造价值观

价值观是什么?无非是对外部世界的观念的稳定偏好。不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群体,价值观都是我们主观喜好/厌恶的集合,而主观好恶的背后,就是我们的情绪反应。

所有的价值判断都是基于情感偏好的抽象化表达。

二百多年前,肤色和同性恋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是一个非常敏感而重要的话题,现在,肤色和同性恋的歧视已经大幅减少,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伦理道德准则,都是适应性情绪偏好的集合。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我们的道德准则也不断地进化,以更好滴提升人类个体和群体的适应性。绝对不存在一个绝对好的价值观体系,只存在一个又一个具有本地适应性的丰富多彩的价值观图谱。A J艾耶尔说的更直接:价值判断除了表达情绪之外,并未陈述任何其他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