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与天性

芒格说,中国的问题是人们特别好赌博,靠运气。这个看法不偏激,算是中国人的天性。所谓的性格,是思维和习惯导致的。思维,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塑造性格。好赌的天性,其实是民族文化思维特点决定的。

中国文化,只有归纳逻辑,没有演绎逻辑。这个观点,不光爱因斯坦持有,稍微熟悉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应该很清楚,中国文化是没有严密逻辑的。肯定有不服的,会站出来说《道德经》和《易经》是有演绎逻辑的。遇到这样的小白,我肯定要绕着走。

归纳逻辑,就是拼概率。体现到民族文化上,就是民族性逻辑不严谨,喜欢拼概率。中国人祖祖辈辈,几千年来的积累,深入骨髓的投机和赌博性,是要靠长期科学思维洗礼,才能进化的。中科院院士,讲佛法和易经,讲传统文化的科学逻辑,尼玛都不够恶心人的。下面听众无数,摇头尾巴晃的,似乎听的有滋有味,这跟鲁迅笔下的孔乙己都一个德行。

针对一些现实问题,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否擅长演绎逻辑,是不是脑子里有深入骨髓的归纳逻辑。经历过系统训练的理工科,相对能好一点,文科具备严密逻辑的不容易。体现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你会发现正如芒格所说,中国人好赌成性。

全世界的赌场,都少不了中国人的身影。虽然,我们人多,但是,我们好赌成性,这是不争的事实。股票市场里乌烟瘴气的现实,本质上跟中国人的天性有关系。

到赌场里,一分钱不赌的,时时刻刻都谨慎理性的人是极少数。我们的文化,不支持这种理性。中国文化的进步,需要更多的理性和科学性,而不是回归传统。传统文化,理清楚精华和糟粕太费劲。

在 “赌博与天性” 上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