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民为什么特别多?

中国股民的队伍之庞大可以说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中外观察家们对这件事的解释无非是,“中国人生性爱赌”。笔者斗胆提出一种新的假说,以供众贤批判。

我认为,国人对股市如痴如醉的真实原因是我国的“管卡压”经济体制。因为在千万条致富之路上都有毒蛇和关卡,而且营商的门槛越来越高。所以无数人在亏钱以及心力交瘁之余选择了一个懒惰的办法,把钱押在股市上。虽然在股市上亏钱也很容易,但是股市毕竟有四大好处。

(一)交易成本低。股市交易的印花费和佣金显然大大低于办一家小企业的执照费、求情费、车马费,各种罚款等等。

(二)炒股似乎不需要做太多努力。虽然基本面投资是需要艰苦努力的,但大多数股民不是基本面投资。炒消息和跟风的人偶尔也可以大有斩获。

(三)炒股不需要求爷爷告奶奶,不需要王局长和刘书记的恩准,不需要走漫长的程序。虽然中国人求情拉关系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无可否认,这是一种痛苦的事。我在深圳有个商界朋友,他说他巴结官员和求人办事已经很老道,但是晚上回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时不免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他自己看不起自己。这种想法其实不少见。如果能不求人,我们还是不想求人的。我们难道生得那么贱吗?而股市在某种程度上为不少人提供了一种疗养的环境:在“管卡压”经济中心灵受到创伤和委屈之后,可以在股市找到一种安慰,和一个“我说了算”的空间。

大家想一想,要在中国做成每一件生意,需要盖多少个公章,喝多少斤好酒,找多少个关系,做多少委屈自己的事。虽然我们很多人对这种痛苦已经习惯了,但不等于这不是一种痛苦。而炒股就是不求人也能办成事的一种仙境。

深圳是个经济特区,但我感受不到“特”字。在这里,也许“管卡压”比内地有过之而无不及。最近,我听到有人把某监管部门称作“程序办”,窃以为很准确,当然心里也很悲哀。我记得八十年代中国小商贩和集贸市场活跃的时候,各方面监管很少。那是中国经济最自由和繁荣的年代。现在,我们打着“规范化”的旗号,实施了千千万万的管制,新设立了无数的机关,养活了大量的官员。当然有些新的规章是好的,必要的,但大多数管制是扼杀经济活力的,消耗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也为寻租创造了肥沃的土壤。还有少量的坏分子以卡人为业,为乐趣,凭借手中的权力到处增设关卡,不体恤民情,不考虑对就业的影响。政府部门之间争权夺利,也拿企业和老百姓作牺牲品。

(四)股市的最后一个好处就是门槛低。炒股票不一定需要太多资金,可是在中国做生意需要的最低资金量就越来越多了。动不动要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才敢开张做生意,这样的门槛对于一个穷国来说,难道不是太高了吗?大多数中小企业家和创业者已经绝望了。我以前写文章也讲过,戴尔在大学生宿舍创业,由几千元涨到今天的大型跨国公司,可是中国的营商环境允许戴尔在中国出现吗?政府的统计数据本应像空气一样随处随时可以免费获得,可我们有时要付高价才能获得。营商环境的恶化使众多企业成本上涨,无利可图。可是他们又不忍心放弃,他们常说,“不做这个事做什么呢?”这是一个难以持续的状态。当人们因为无事可做才去开出租车,开小商店或者炒股票,那这还有什么利润空间呢?

当越来越多的人放弃真正的事业而潜心炒股,大家会慢慢发现我们已经无股可炒:因为股市只是经济的派生物或衍生产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我们官员和民众之间,存在着一种有毒的仇富心理。如果某家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出现了麻烦或破产,幸灾乐祸的人会很多。殊不知,民营企业为我们创造大量就业,贡献税收,提供竞争,从而改善整个经济的效率。没有他们,就没有中国经济的今天,更没有中国经济的未来。

中国很穷,而且资源枯竭,就业压力越来越大。我们应该鼓励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每天都不断涌现,而不是继续容忍今天的“管卡压”经济。我们庞大的股民队伍是对“管卡压”经济体制的无声抗议!

在 “中国股民为什么特别多?” 上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