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赌徒的自白(8)

《伟大的博弈》,是约翰·戈登所著,讲述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的著作。这本书,也是当今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崛起史。资本的力量,在大半个地球,都掀起惊涛骇浪。

从人类诞生始,生存、发展,就是一种博弈在不断上演。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生物种群,不同的文化基础,酝酿出截然不同的文明。美、欧、亚大陆的经济繁荣,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人类学,对此,有完整的理论阐释。

伟大的博弈,在美欧大陆,都已经塑造出强大的经济体,锻造出现代文明。亚洲,真正的资本崛起,还没开始。中国资本市场的伟大博弈,刚刚拉开序幕。

有人,很担心中国的未来,特别是对政治、社会制度的担心,上升为对民族发展的担心。这,就属于赌徒格局问题。中国,将是世界顶尖赌徒汇聚的大赌场,上演的赌局将是最具震撼力的。这是由人类发展客观规律决定滴。

中国,由于有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环绕的沿海保护,在庞大的国土上崛起农耕文明,致使,必然在封建社会统治时期形成大一统的政治格局。几千年来,中国形成这种格局,面对了无穷无尽的外族侵袭骚扰,形成文化融合,具有很强的文化包容性。统一与包容,是中国文明延续的基础。统一的集权性,是凝聚力形成的基本基础。这种集权性,在新世界的游戏规则中,必然遭受挑战。开放、包容、集权之间的平衡与斗争,是历史发展必然。但,这也恰恰是中国产生伟大博弈的文化基础。全世界资本,在中国形成巨大博弈,是一种历史必然。

资本的博弈,是全人类的共同语言。这源自于人性。人性的恐惧与贪婪,是催动社会发展进步的源动力。正视这种力量,有效的运用和疏导这种力量,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没有一个社会制度,会有能力阻挡人性的力量。这种人性力量的集结,来自于文化和人口基础。一个完全崇尚宗教祥和、理性淡定的民族,是难以形成庞大资本博弈的。中国,恐怕是世界上最有动力致富的民族,破除了众多宗教桎梏后,中国已经无法在思想层面遏制民众获取资本的动力。唯一,在起制约作用的,就是层出不穷的制度,影响着博弈的过程和短期结果。制度的基础源自于人性,人性的力量最终会形成符合博弈的制度,这是无法逆转的历史大潮。

没有中国参与的资本博弈,谈不上是伟大的博弈。

13亿人性源动力,浩浩荡荡杀入世界资本市场时,那才是最具震撼力的博弈。这一天,海内外顶尖赌徒们,已经等待很久了。中华民族,是好赌、豪赌的民族,在历史上一次次惊心动魄的大战中生存、发展、延续下来的赌性,在一次次血火拼杀中延续的人性的力量,将在和平年代,在国际资本博弈中,一览无遗。

商场,如战场。

资本市场,比商场更残酷。

中国,是在残酷历史中发展壮大,并具有撼动世界的力量。

人性深处的恐惧与贪婪迸发时,必将,地动山摇。

伟大的博弈,伟大的赌局,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