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历代首富沉浮录(8)

五千年历代首富沉浮录(8)江春:最牛徽商变“穷鬼”

江春,扬州人,乾隆年间两淮盐商领袖,时人称其“身系两淮盛衰垂五十年”,是分析徽商富豪不可避过的标本,也是靠垄断生意致富的典型。他赚钱的方式没啥特别之处,倒是在花钱上极其有魄力,硬是能把上千万两白银花完,到了老年“穷得”只能靠皇帝的救济银度日。

其财富数量虽已不可考,但据《两淮盐法志》记载:乾隆十六年(1751),至乾隆四十九年(1784),江春与他人“急公报效”、“输将巨款”达白银1120万两之多,由此可窥一斑。此外,当时两淮盐商家产均在千万两以上,而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财政总收入为4854万两。

22岁那年,江春参加乡试考举人落选,从此弃文从商,协助父亲经营盐业,之后江春接任两淮总商,开始了疯狂的敛财之旅。
有了钱就要花,江春也确实有很多地方要花钱。据史料记载,江春主要的生活是:邀宾宴客、大造园林、应酬官员、接待皇帝、修桥建庙做慈善。

江春自己的生活极度奢侈。在扬州构筑的园林建筑,共有8处之多。江春虽长居扬州,然而却一直生活与拼搏在他刻意营造出的“徽州殖民地”氛围中:住的是徽派特色浓郁的别墅以及私家园林,吃的是从老家徽州带去的家厨团队与主要原材料烹制出的徽菜佳肴,玩乐的是自家组建的“春台班”等徽剧。他还曾以千两白银的高价收购一只蟋蟀,并用昂贵的宋代瓷缸来饲养。

到晚年,江春因家财耗费一空,不得不靠“皇帑”方式维持营运。前前后后,乾隆皇帝一共接济了他们家60万两白银。当然,这也是因为当年他处心积虑地在一夜之间,为皇帝在江南造了一座白塔,讨得了皇帝的欢心。

点评:

“折色”加上“纲盐”,构成了清代盐商官商一体的垄断模式。这种模式彻底破坏了市场的公平性和法治化,并为商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和无穷的寻租空间。其赚钱也快,也花钱也败。

干人有贷财本兴贩者,须择其淳厚爱惜家累,方可托付。
——《袁氏世范》

选择职业经理人来打理自己的商业时,一定要选那些生性淳厚,并且爱护珍惜财富的人,只有这种人才可把家财相托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