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弱点股市现形记

有人说,股市是上帝根据人性的弱点而设计的一个陷阱,稍不留神,便可能马失前蹄。贪婪和恐惧是股市里最常见的两种情绪,简单地说,贪婪是过分地看多,恐惧是过分地看空。问题的关键在于导致这种“过分”的因素是哪些?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人性弱点在股市中主要有六种表现:

一、高估自己的投资能力。

古时候,有只老虎躺在山岗上,在夕阳的沐浴下,漫不经心地伸着懒腰,样子憨态可掬,柔弱温顺。有位村民从山岗路过,由于没见过老虎,以为是加大版的猫,于是他走过去跟老虎搭讪,起初老虎并不介意,但随着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有人建议不如把这只“猫”带回去宰杀后分给大家。就在人们商议如何搬运的时候,只见老虎一声怒吼,拔地而起,村民们见状,纷纷魂飞魄散而去,来不及逃命的,虎口丧生。

在这个故事里,村民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低估老虎,高估自己”。类似的例子在股市里比比皆是。牛市的时候,投资者信心膨胀,市场上顷刻间涌现出大批“股神”。可一旦熊市到来,多数人会在自以为是中输得精光。投资自应该牢记,再温顺的老虎总还是老虎,面对老虎的时候,除敬畏和谨慎外,别无选择。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我平生最大的智慧,就是知道自己一无所知。古人讲,人贵有自知之明。在市场面前,不管是机构还散户,都显得非常渺小,试图主导或征服市场的人,最终多是身败名裂,曾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德隆系”(6)便是典型例证。

正是由于过度高估自己的能力,才会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才会设定高额的预期收益率,才会自作聪明地频繁交易,并最终导致亏损。

准确、客观地评估自己的投资能力是成功的前提,盲目的自信和骄傲是阻碍做出正确决策的罪魁祸首。

二、“事后诸葛亮”心态。

假如现在去分析2007年10月份的股市行情,相信所有人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那是一段疯狂的岁月。给出的解释大同小异,整体估值过高、市场流动性收紧、大小非减持等。站在当下回顾历史,总能够轻而易举地抓着问题的要害。这种“事后诸葛亮”心态往往给人们带来认知上的错觉,以为既然能洞察过去,便能预知未来。在心理学上,这叫做“事后聪明偏见”。

事后聪明偏见的错误在于“在已知结果的前提下分析问题,把过去的事情简单化”,并以此为依据,将这种“简单”推而广之,以为自己掌握了破解未来的密码。事实上,在知道结果之前,极少人能够透过纷乱复杂的现象,看透事件的本质。想想2007年10月前后的市场气氛,当上证指数站稳5000点后,市场的疯狂情绪被推向巅峰,媒体每天都在渲染股市里的暴富神话,大批的资金涌向股市,多家券商发布研究报告,言之凿凿地说股指在2008年将涨到10000点。

打开上证指数的走势图,相信多数人都觉得平淡无奇,因为结果已经确定。投资者感兴趣的是通过分析历史走势,试图发现市场波动的玄机。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往往习惯简化指数走势的复杂性,从而衬托出自己的英明。有的甚至在幻想中计算,“假如每次都成功逃顶抄底,将获得多高的收益率”,然后就“天真无邪”地将该收益率设定为盈利目标,其后果可想而知。

三、过度敏感和羊群效应。

2007年5月29日晚,财政部宣布自5月30日起,调整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消息传出,市场哗然,上证指数在短短5个交易日内,最大跌幅高达21.49%,个股连续大面积跌停,随后快速反弹并创出历史新高。

“5.30行情”是投资者“过度敏感效应”的典型案例。所谓过度敏感效应,是指人们在心理上,倾向于高估或夸大刚刚发生的事件的影响,低估或忽略影响整体系统的其他因素的作用,进而导致错误判断并做出过度的行为反应。

过度敏感效应在股市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牛市的时候,投资者多会夸大乐观预期,导致股价过度的上涨。熊市的时候,投资者多会夸大悲观预期,导致股价过度的下跌。有趣的是,预期不仅能影响股价,还会像流行病一样在投资者当中传染,且多数人没有免疫能力。传染的结果便是通常所说的“羊群效应”。

过度敏感和羊群效应产生的根源,是人们出于对所发生事件的无知,进而失去独立的判断能力。通常,人们习惯把好事想得更好,把坏事想得更坏。而要想在股市里成功,必须尽量克服这种坏习惯。

四、信念固着的陷阱。

打靶的时候,即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枪手,都不可能次次打中靶心。但假如先进行射击,然后围绕着射中的地方画圈,就能够保证“发发命中”。这种看似荒谬的事情,在股市里却屡见不鲜。笔者曾多次做过调查,不管指数在何点位,满仓者总是看好,空仓者总是看跌。其中的逻辑是“因为满仓,所以看涨,因为空仓,所以看跌”,而非“因为看涨,所以满仓,因为看跌,所以空仓”。看涨者千方百计地寻找上涨的理由,对利空视而不见,看跌者千方百计地寻找下跌的理由,对利好视而不见。

这种极力想证明自己正确同时故意忽略对立因素的心理,被称为“信念固着现象”。投资者一旦掉进这种固执的思维陷阱,好比在周围建立起一道围墙,将自己囚禁起来,随着围墙越建越高,最终将沦落为井底之蛙。

回避信念固着陷阱的根本办法,是将自己从股票交易中解脱出来,忘记仓位,忘记成本价,以赤子之心去感悟市场的起伏。唯有如此,才可能客观冷静地观察市场,做出理性的判断。

五、可怕的善变。

西方经济学假设人都是理性的,理性的人厌恶风险。但在面对确定收益和确定损失的时候,人的风险偏好会悄悄地发生改变。现在来做两个实验:

A、您确定能赚10000元;

B、您有60%的可能赚20000元,40%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面对上述两种选择,您如何决策?

实验的结果是,尽管选择B的期望收益(20000×60%=12000)大于10000元,但多数人选择A。

C、您确定会亏10000元;

D、您有60%的可能亏20000元,40%的可能不赔钱。

调查的结果是,尽管选择D的期望风险更大(-20000×60%=-12000),但只有少数人情愿为确定的损失买单,多数人还是想碰碰运气。

上述实验证明,当人面临确定收益的时候是风险厌恶者,面临确定损失的时候是风险爱好者。因此,当盈利的时候,投资者时刻都有强烈的获利了结倾向,随时准备把赚钱的股票卖出。当亏损的时候,投资者倾向于继续持有股票,不愿意将损失兑现。统计数据证实,投资者持有亏损股票的时间远远长于持有盈利股票。

这种风险偏好的变化,对投资的伤害显而易见,常常导致因没有耐心持有好股票而只赚点小钱,却因“耐心”持有坏股票而亏了大钱。

之所以善变,除人类天生害怕损失外,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自信,对获利的股票是否继续上涨和亏损的股票是否继续下跌心中没底。之所以缺乏自信,是因为支撑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理由不坚实。因此,抵御善变必须坚持自己的投资原则,选择好的股票,不为小利所动。

六、投机与侥幸。

飞蛾在作俑时,翅膀呈萎缩状,软弱无力,不能支撑飞行。因此,飞蛾破茧时必须要经过痛苦的挣扎,以便让体内的汁液流入翅膀,使之变得结实有力。有只飞蛾不愿意经历这种折磨,于是便借助外力爬到外面。尽管成功逃避了破茧之苦,可惜它并不能像其他飞蛾那样在空中飞舞,不久即命丧黄泉。

在现实中,像故事中飞蛾那样爱走捷径的人多如繁星,人们习惯于投机取巧、急功近利,而不知成功路上并无捷径,这种心理在股市里普遍存在。盲从内幕消息,渴望“与庄共舞”,迷信技术指标,喜欢频繁交易,追求“一夜暴富”等,这些普通投资者常见的行为表现,正是“投机与侥幸”的心态使然。

众所周知,中彩票的概率微乎其微,但仍有大批人乐此不疲,因为每张彩票中奖的机会是均等的,人们都想赌一赌自己的运气。事实上,有些投资者交易的过程,完全遵循赌博的逻辑。跟庄是赌自己比庄家更聪明,看技术指标是赌历史能够重演,听消息是赌散布消息的人是诚实的……假如以赌徒的心态去买卖股票,亏损自然在所难免。

投资是条艰苦的路,只有“勤奋+智慧”才能带来高额的回报。投机和侥幸说到底是人类惰性的体现,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这种简单得如白开水的哲理,在股市里同样适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