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科学对投资者的八个启示

第一,不要总是想得到更多。

人类大脑是在物资奇缺过程中进化的,所以获得任何“资源”,如食物、性、金钱等,都可以让人感觉良好,大脑也会鼓励我们继续下去。事实上,可卡因等药物就是“绑架”了大脑中的“需要”系统,促使我们“努力”去获取更多“回报”。研究显示,投资与嗑药在这点上是一致的。但有一点需要注意,整个过程的发生是在我们意识之外。当我们习惯这一感觉或环境后,同样的“剂量”便不能再提供给我们同样的“快感”。所以当数百万元的交易成为家常便饭后,就不再有新鲜感,所谓大宗交易激起的情感变化也就消失,除非这时出现新的市场、新的资产类别、更大规模的交易。既然大脑需求回报的系统总是处于“饥饿”状态,人们自然会不断寻找可能的“标的”。只有当大脑成熟后,才会主动对某些回报说“不”。可惜,起执行作用的大脑前额部分最晚成熟,一般要等到30岁以后,而且男性要比女性更晚,这也是为什么年轻男性会比女性更具“冒险精神”。即便超过30岁,大脑前额部分对“回报”的预期也会在决策时被某些因素“蒙蔽”。专家建议,投资者应监控每日交易量,防止发生几单成功交易后,“受到刺激”,承担过高风险的情况。对于专业投资人士,发现交易变成带有游戏性质的活动后,应该及时停手,或者转移注意力。

(我的理解:频繁交易成为习惯之后,就会习以为常。随着自己对交易的习惯,此前的本金已不能满足自己获得更多利益的欲望,这里就会加大投入,一旦失败,则是倾家荡产。)

第二,平衡风险。

对于过山车,大脑一方面告诉我们“离远点”,另一方面“经验”战胜了“风险”系统,结论是可以一试。2002年,对专业的外汇交易员进行了一项实验,观察他们在市场波动时的“生理”反应。结论是经验越丰富,恐惧的反应越小,因为面对各种令人恐惧的“信号”,经验可以提供相关回忆,来对冲目前的恐惧感受。但一旦恐惧超出经验值,所有人会“过度”厌恶恐惧,集体奔向“安全”。研究表明,寻求回报的系统,风险系统,以及衡量风险与回报最终决定执行的系统,三者位于大脑不同部位,所以风险与回报的神经经常不“联系”,导致某些过度承受风险的投资事故。作为管理层,应该及时发现风险过高或过低的情况。过低也不好,因为在趋势性交易市场中,交易员或者投资者应该主动承担一定风险。还有一点值得玩味,对于基金经理,大脑在衡量风险与回报时,管理“别人的钱”,风险厌恶就会降低,大脑内部风险与回报的“交流”路径会很不相同。

第三,等。

人是唯一可以将“享乐”延迟的动物,不过等待也不是没有代价,大脑前额皮层活动将更加剧烈,意味着要求更多“回报”。在信息爆炸(多是噪音)且剧烈波动的市场,有效的交易要求投资者放缓决策,有意等待更好的机会。投资者面对大量信息时,如果意识到认知负荷过重,在扣动投资扳机前,应该有意训练自己先“后退”, 迟些再“回来”。

第四,从众。

和同类呆在一起,大脑会释放出一种叫做oxytocin的激素,让我们感觉很好。这可能对茹毛饮血的祖先真的很好,对现代金融市场则不一定。从众心理到了一定阶段(某种投资主题吸引到足够的人),便会引发泡沫。换言之,当基金经理没有经过充分思考,而仅仅依靠小道消息和资产价格进行投资时,即为典型的从众行为。泡沫终归会破灭,只是时间问题。除非你是绝对的快进快出型交易员,否则更多的利润一定来自于逆大众而为。不计后果的买卖,是从众的必然表现。作为投资专业人士,需要做的是忍受自古以来人类最为害怕的孤独感。通过练习,抑制这种本能恐惧是可以做到的。一是确保你的投资永远基于基本面而非当下流行。二是将其他社会交往与投资行为分开,一起工作餐没问题;抱团投资就算了。

第五,漏掉信息行不行。

我们的大脑被设计为要不断寻求新鲜感,并从中得到回报。做投资决策时,理性寻求回报与大脑本能冲动两者其实很难区分。对于基金经理而言,新信息看似重要,过度接收却有副作用。新信息需要占用更多认知资源,用来分门别类、储存记忆,势必会占用决策评估和执行的认知资源。所以建议在做投资决策时,将彭博和CNBC关掉,去听听古典音乐,说不定效果更好。金融传媒一定有其市场,所以不能完全忽略,但最好限量接受(一天一次至两次)。在决策过程中夹杂些“噪音”有助于提高决策效果,因为大脑可以在深思熟虑和自动反应之间转换,但噪音不能大到淹没了深思熟虑。同时,交易时不要被两点分散精力:小道消息及所谓专家的评论。

第六,跟谁比。

2002年诺奖得主发现:对价值的主观判断取决于选择的客观参照。另外,通过将人类与猴子进行对比试验发现,人类是很依赖“参照物”的决策者。比如,投资者获利后会愿意承担更多风险,亏钱后,会提高风险以求达到盈亏平衡。所以建议基金经理,不要在盈利或亏损后,激进地改变仓位。同时建议不要以同行的回报水平或仓位作为自己的参考。每个人组合的风险,流动性,投资时限都很不相同。基金经理不必跟别人比,也不要跟自己的过去比。

第七,打破惯性。

人体系统符合经济原理,即要用有限资源达到目标。久而久之,大脑“摸索”出两点:一是遇到相同或相似的情况,大脑某些“偏好”即启动。二是当某件事重复多次后,即使在无意识下也可以完成,例如边开车边听音乐。这意味着,除非预期收益很高,否则人们会根据对过去记忆的“信念”来决策。而这样的决策势必没有用足认知“资源”来做出最优选择。即使基金经理也难逃上述局限,他们做这份工作越久,越“懒得”动脑去想。即便出现新的情况,他们也认为“还不就是那回事”。建议基金经理偶尔换换脑子,度个假或读不同类型的书,这样可以打破惯性思维。还有,早饭要吃好,饥饿的大脑本身对学习构成障碍。

第八,你爱你的组合,但它并不爱你。

根据科学实验,大脑可以产生很强大的Human oxytocin-mediated empathy,它让我们不仅爱家人,甚至可以对车子、房子、陌生人产生情感。只要我们与他在一起时间很长,总会产生某种情感。我们总是认为已经建立的组合更有价值,这样我们的大脑得到了情感“回报”,但资本市场未必给予回报。你的组合并不能回报给你相同的“爱”,所以你也不应该给予过多情感。如果是用心构建的组合怎么可能不去深爱呢?办法是让别人来管理,已经有基金公司采用互换管理组合的方式,目的就是防止投资者过度“袒护”组合。量化也是一种方式。目的都是为了让基金经理严格执行决策过程和交易规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