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参与“输家的游戏

1975年,查尔斯·艾里斯在《金融分析家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第一次把投资称为“输家的游戏”。当时,艾里斯观察到,在整个投资领域,成千上万的人前赴后继地争抢摆在他们眼前的“未被发现”的股票,这些人都被训练用同一种方法看问题,不断地犯下“非强迫的错误”——这是一个网球运动的名词,最终变成了以动力为基础的“锦标赛”。也就是说,基金管理者为了战胜市场,首先要打败竞争对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不得不增加短线交易,其最终的结果是“预订了悲惨的结局”,有时候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于是对击败市场获得收益的追求自然而然地演变成在基金管理者内部的回报。究其原因,积极行动的投资者相信能够打败市场的信念基于以下两个假设:一、股票市场的流动性是一个优势;二、机构投资是一个胜利者的游戏。但是艾里斯并不赞同这个说法,“由于过去10年中的重大变化,这些假设已经不再适用。”相反,“市场的流动性是一种债务而不是资产,而且在经过一个很长的时期内,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上的表现也会不佳,因为资金管理变成了输家的游戏。”

艾里斯总结说,大多数成功的投资者不一定就是非常聪明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有百万元研究预算的人,更不一定就是很幸运地在一只股票上获得1000美元收益的人。相反,他们是那些在他们投资生涯中很少犯错误的人。高尔夫球运动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输家的游戏的例证。在星期天举行的职业高尔夫球手协会锦标赛中的获胜者不一定就是那个击球最远的人,也不一定就是那个轻击棒最好的人,更不是那个最先完成游戏的人。胜利者是那个在4轮比赛中犯错误最少的人。这是高尔夫球运动与其他大多数接触性运动比如足球、曲棍球等的唯一区别。在接触性比赛中,包括网球在内,比赛的结果是由胜利者决定的,这个人必须借助他的技术和肌肉的力量在综合实力上超过多少而获得大多数的得分。在高尔夫球运动中,却是由输家的行为决定了最后的结果。比如,“老虎”伍兹获得了锦标赛的冠军更主要的是由于他的对手犯了比他更多的错误。伍兹在正常水平下可以击中10个球,如果他的64个竞争对手中的一个恰好犯了比较少的错误,并且在正常水平下击中了11个球,那么伍兹就会失去锦标赛的冠军。最终的结果确实不是伍兹本人所能控制的,所以他必须依靠其他对手犯比他更多的失误。保龄球运动也与此相似,每一个选手都是以理想完美的300分开始,当更多的球瓶未被击中他也就丢失了分数。比赛的最终结果是由输家决定的,因为他没有击中更多的球瓶。

如果你理解了这种输家的游戏规则,你就已经在投资成功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沃伦·巴菲特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他在4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犯了非常少的错误。巴菲特就没有犯错误吗?有。巴菲特承认,他最经常犯的错误就是“拖拉的恶习”,这使得他错过了那些重整旗鼓的股票的机会,或者是不能及时地把股票卖出去。但是这两种类型的错误都没有使其损失了资本,仅仅是失去了良机而已。但是很少人会想到巴菲特的主要原则——不要损失资本。而不要损失资本大概是长期投资获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工具。没有一个投资者,包括巴菲特在内可以避免单一股票上的阶段性损失,即使你让你只买那些确实可信的低价位的股票,偶然性的错误依然还会发生。肯定有人说,我可以使用投资多样性以确保安全。事实上投资多样性也不能阻止损失的发生。即使你持有100种股票,也将永远遭遇到市场风险的强烈攻击,这种如果风险体现在一个向下倾斜的市场中,将导致所有的股票一起下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历史的记录已经清楚地表明,长期的回报是你持股时间的长短以及你购买股票的价格紧密相关的,而频繁交易和漠视基本的风险的存在就像给投资者系上沉重的铁锚一样,使得以短线为主的投资者经常发生失误。最终的结论仍然就是,要赢得“击败市场”的这一输家的游戏很容易,就是永远不参与这种游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