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性谬误

规则性谬误,是指系统设计规则范围内可以框定不确定性范畴,忽略了规则范围外的不确定性影响,导致远超预期的谬误。

以酒类为例我从没看到过互联网上的投资者对白酒行业基本面量化分析足够客观过。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对酒类的判断,单纯盯住一个品类,是不够的。仅仅,在白酒行业的游戏规则里判断供需关系,属于典型的规则性谬误。因为,消费者不光喝一种酒,还有啤酒、葡萄酒、黄酒、洋酒、自制酒类。而消费者自身的酒精消耗量是一个典型的平均主义,受高斯曲线掌控。

举个例子,以全部消费者的平均饮酒酒精消耗量为评估数据。天天喝一斤白酒的,肯定是人群中的少数,他们的样本不会造成平均饮酒酒精消耗量数据的重大波动。不管消费者饮酒习惯是三中全会,还是,单喝一类,最终,多个酒类的酒精消耗平均数将同该国消费者的饮酒习惯相关,形成高斯曲线。

针对白酒行业的趋势分析中,仅仅考虑白酒一个因素的,都注定是高估! 必须,要十分谨慎的面对其他行业形成突破性增长的极端情况,导致对其系统的不确定性影响。当下,海外红酒的变态式增长,并且,在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推动下,已经成为潜在的影响系统成长的不确定性因素。这种状况,很多人都忽视了。

具体量化规则性谬误的影响是十分困难的,就像现在没人能十分客观的评估出白酒行业未来的整体成长状况。乐观的认为整体还有N%成长,出现个-M%,就能彻底傻眼。所以,很多时候,预测性谬误同规则性谬误是息息相关的。

事态发生确定性改变后,人们又会用叙述性谬误去描述过去发生的事,再次用预测性谬误去预测未来。周而复始,循环不怠。这,就是人性的自大,对自我认知的盲目自信。

你、我,都一样,天性如此,全是菜鸟。别不服,不服的,罚站!规则性谬误

其实,我们不可能掌握客观的预测体系,因为,认知本身的不足,一定遭遇超预期的不确定性爆发。

面对这种状况的必然,聪慧者如格林厄姆,创造出安全边际来应对这种认知系统内、外的不确定性爆发。

我始终认为,杰出投资者同普通投资者的重大区别,就在于如何面对不确定性。

人们,口口声声强调的确定性,实质上是一种人性的自大。

可怕的是,这种自大会形成一种认知强化,以至于,成为信仰。

事实上,客观世界是具有不确定性的。理性的思考不确定性的笼罩范围,尽可能将不确定性控制在模糊的区域内,就是安全边际思想的实质内涵。

大师,不会教给人们一切。

人类,需要理性的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