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其实是一份苦差事:你的心脏足够强大吗?

年前遇到了一位多年前的大户朋友,我们就市场交流一番后,我问他:“你希望自己的小孩以后做投资吗?”他稍微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说:“太苦了!”

这样的回答并不让我意外,因为随着从业时间的拉长,我自己也越来越感到投资的确是一份苦差事,正如索罗斯所言:“如果投资成了娱乐,如果你从中得到乐趣,那么你可能根本挣不到钱。真正的投资是乏味的。”

即使是大师级的人物也一样有此般煎熬。约翰·聂夫在他的自传中回忆了投资花旗银行的整个过程,从1987年开始,历经4年,持有花旗的平均成本为33美元,最低时跌到了8美元!聂夫说:“我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的确让人高兴不起来,但是我们的信心没有动摇。”当然,大师的修行显然还是比常人高出了许多,他仍然认为:“花旗是投资挑战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于我们来说,丑陋的股票往往是漂亮的。”

投资之苦是一开始就注定的,尤其是选择做价值投资。因为价值投资哲学要求既要在买入前耐心等待便宜货的出现,也要求在买入后等待价值的实现。你能做的事只能是判断在各种悲观假设下的价值,然后严守纪律,在安全边际下逐步买入,而至于什么时候涨,基本上是听天由命的。

但多数人皆为凡夫俗子、肉体凡胎,经常发生的事是,持有的股票多年不涨,一开始用“理念”来支撑自己,但最后在时间的风吹雨打下认输了,承认是自己看错,而最悲惨的莫过于在“1949”时认输,所以,成功的投资总是有运气的成分。

再往深里想,投资之所以苦,是因为做投资实际上有时就是在和正常的人性过不去。正常人的喜怒哀乐是随性而去,与人同悲或与人同喜能够获得心理上的安慰与安全感,正如古人说“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而“别人贪婪时恐惧,别人恐惧时贪婪”就是违背正常人性的。所以,你要想清楚,你对世界的认识真的有如此的穿透力吗?你真的有足够强大的心脏吗?否则,别轻言“理念”,别高估了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