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容易赚的钱是等来的

一只漂亮的杜鹃,可是不啼叫,若要听它啼,有什么办法呢?

织田信长说:[杜鹃不啼,强迫它啼。]
丰臣秀吉说:[杜鹃不啼,诱劝他啼。]
德川家康说:[杜鹃不啼,等待它啼。]

忍常人之不能忍,那是大勇。

市场就是如此,就是拼的等待功夫,有人说,现在价格好高啊,我买不到价格低估的品种,我就告诉他,等。他说等不来怎么办?我告诉他,继续等。

我的财富不是波段来是,是等来的,足够低估的筹码,才可以让利润高高飘扬,不断奔跑。巴菲特是主张不预测市场的。巴菲特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能够预测市场走势的人。”而早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他的老师——证券分析之父格雷厄姆便告诉他:“技术分析有多么流行,就有多么错误。”巴菲特根本对于市场短线走势毫无把握,并坦言自己对未来六个月、未来一年或两年内的股票市场的走势一无所知。

巴菲特真实投资世界很难用几句话说全。他的言论只反映了他真实投资世界的一角,他主张好公司、好价格,但对好时机却一直讳莫如深。他的“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我的理解就是一个“顶”和“底”。

顶和底有多种,也是相对的。有政策底,心理底,市场底等等,也有相对应的顶。对于大级别的顶和底,不用太高深的学问都可以预见到。如大范围的破净,市场整体PE在10倍以下,人人避而不谈股票等等。
对于顶和底,是有相对应的规律和操作方法的,可以三线合一,可以左侧交易,可以量化交易等等。
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训练我们的人性和心境,在恐惧处要有足够的子弹,敢于交易,在贪婪时要舍得跑掉,静观其变。

做一个保守主义的投资家,赚自己看得到的利润,不去赌,市场就是如此。反正人多的地方,不要去。这难,也不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