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6条投资箴言传了很久可惜它们都是“坑”

据BusinessInsider网站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芒格(Charlie Munger)在谈到投资时说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任何说它是容易的事的人都是愚蠢的。”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马克斯(Howard Marks)对此完全同意。他在其新发表的15页的题为“这并不容易”的备忘录中得出了与芒格一样的结论。在他的备忘录中,他对市场常常引用的16个市场智慧和经验法则进行了列举,并且分析这些东西是多么得错误。

马克斯写道:“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陈词滥调的集合,这些投资神话无处不在,但却不能带来什么帮助。这一事实使得投资者陷入复杂、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以下是这16条法则以及马克斯对每一条的评论,这16条投资箴言传了很久 可惜它们都是“坑”

1.盈利证明投资者做了一个好的决定

问题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

“我在沃顿商学院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鉴于未来事件的不可预知性,尤其是世界上存在很多随机性,很多合理的决策可能产生亏损,而很多错误的决定却能够盈利。因此一个丰年或几个大赢家可能只是告诉我们投资者技能并不要紧。我们必须考察很多结果和悠久的历史——特别是经历过艰难几年的历史——我们才可以说一个投资者是否具备相应技能。”

2.正确的预测能够带来投资收益

问题是:正确的预测常常依赖于趋势,但趋势却会因为价格而有所折扣。

“作出正确预测的最简单的方法是推断这一趋势会延续下去。多数预测者会做大量的推断,这意味着他们的预测通常是广泛共享的。因此,当趋势维持下去,每个人都是对的。但由于每个人都持有相同的观点,所以这种持续的趋势可能会在资产的价格上得到提前的贴现,而且事实上市场如预期地继续前行时并不一定会产生利润。要想预测能够产生高的利润,那它必须是特殊的。但鉴于多数时间趋势都会维持下去,所以特殊的预测并不经常是对的。”

3.较低的价格能够带来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

问题是:廉价和价值之间是由区别的。

“我谈过在确定投资是否有风险时考虑价格的重要性。但你会看到低价并不是必不可少的元素。资产的价格相对于过去或从市盈率来说可能有一个绝对的低价,但通常价格要低于资产的内在价值才能使投资具有吸引力,并使风险更低。如果投资者无法理解廉价和价值的区别,他们就很容易陷入困境。”

4.逆向思维总能带来成功

问题是:站在什么人的对立面也是不确定的。

“的确,投资群体往往是错误的。特别是在价格上涨时他们表现的更积极,在价格下降时表现的更谨慎这一点——应该是反过来做。但站在什么人的对立面也是不确定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什么戏剧性的事情需要去做或避免。逆向思维在极端情况下是最有效的,而且只对那些知道其他人在干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错了的人是如此。并且他们仍然需要鼓起勇气来做相反的事情。”

5.流动性越大的资产越安全

问题是:流动性可以枯竭,而且它无法提供关于长期状况的线索。

“大的流动性通常意味着你可以更容易地买入某项资产,并且能够以更接近上一次交易的价格成交。但首先要指出的是,当其他投资者对这项资产的想法发生改变时,流动性也会枯竭。其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你没有考虑什么基本面安全便买入这项资产,那么你在长期的投资安全性将会相对较小。在确认资产有良好的基本面和有吸引力的价格的充分分析后买入资产要安全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够持有很长一段时间,而不需要退出。抵御流动性缺乏的最好办法是安排你自己的事情,所以就不再需要这样做了。”

6.风险投资产生高回报

问题是:它假设没有所谓的投资技巧和增值决策这回事。

“这是一个最伟大也是最错误的谚语之一。如果这些低风险的资产能够表现良好并确保没有出现拉低总体结果的大亏损,那么低风险的投资组合也能够产生高回报。没有亏损能够给你一个好的开始来迈向一个好的结果。这是橡树资本投资理念的基石。”

“另一方面,高风险投资不能指望会产生高回报。如果他们可以,他们就不会是高风险了。如果基于这些资产的分析被证明无显示根据或者这些资产出现负面的发展,那么高风险的投资并不能够提供高回报。”

“风险和回报之间有着积极联系的假设是建立在没有所谓投资技巧和增值决策的基础上的。如果市场是有效的并不存在什么技巧,那么就有理由相信只有通过增加风险才能获得更高的回报。如果存在突出的技巧,那么就没有理由认为不能创建出拥有低风险、高收益潜力的投资组合。”

7.风险资产会增加整体风险

问题是:添加一个风险资产可以使你的投资组合更加安全

“诺贝尔奖得主之一的夏普(William Sharpe)对投资理论最大的贡献在于,他意识到如果一个投资组合只持有低风险资产,那么增加风险资产可以让它更加安全。这是因为这样做能够增加投资组合的多样性并减少各部分之间的相关性,改善投资组合在面对负面行情时的脆弱性。”

8.做你觉得合适的事情是重要的

问题是:最伟大的投资在之初都会让人感到不适。

“最好的投资者能够理智的分析做什么事情是正确的。虽然这些知识能够给他们安慰,但他们为追随于它不得不压低自己的感受。 The best ideas are ones others haven’t tumbled to, and as I wrote in ‘Dare to Be Great,’ ‘Non-consensus ideas have to be lonely.显然,另类的想法很受欢迎,这种共识或直观是一种矛盾……最伟大的投资开始于不适。好的投资者也会受到相同的来自他人影响和情绪上的误导。他们只不过能够更好地控制自己。”

9.资产升值值得你的关注

问题是:资产的价格越高——其他东西也一样——其吸引力就越低。

“大多数人归咎于对市场的理解,因此他们认为价格上涨能够透露出基本价值。他们可能会倾向于采取‘动量投资’策略,这是基于一种信念,就是已经升值的东西可能会继续升值。但事实是,资产的价格越高其吸引力就越低。直到动量投资停止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这个策略才能生效,在此之前的时间它会一直产生糟糕的结果,and may be most undervalued ”

10.市场是“有效的”

问题是:情感会取代理智

“有效市场假说假设人是理性的和可观的。但由于情感经常会取代理智,市场不一定能够反映真实的情况,而投资者却认为是真的。因此价格可以遍布所有区间。有时它们是合适的,有时却太高或太低。将这归咎于市场理性或相信它的消息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11.修正预测才能盈利

问题是:预测只有犯比别人更少的错误才能带来盈利。

“就像正确的预测不一定能够产生盈利一样,能够带来盈利的预测也不需要是正确的。一个预测即使它不是正确的也可以盈利,只要它比其他人的预测所犯的错误更少。如果这个趋势其他人推断无法持续,那么预测的偏差可能会带来非常丰厚的利润,即使它并没有完全命中目标。”

12.避险很正常 但市场会对风险提供额外溢价

问题是:风险厌恶情绪会波动

“事实是,投资者的风险厌恶情绪会在太多和太少之间波动。当处于后者时,怀疑和保守主义枯竭,人们对资产的尽职调查不充分,高风险的交易很容易完成,而对风险的补偿通常是不够的。投资者绝对不能指望市场能够自律。”

13.市场前景时而明确可见时而复杂难测 要时刻注意

问题是:未来决不是无忧无虑的。

“事实是,未来决不是无忧无虑的。有时候它似乎是无忧无虑的,因为没有风险是显而易见的。但‘天空’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明确清澈。更危险的情况是:当每个人都明白未来面临风险,或当他们相信未来是可知或良性的?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我对后者的担心要远远高于前者。”

14.经济学知识很有用

问题是:人性。

“没有什么规则是不变的。在经济学和投资领域中,由于人性所发挥的关键作用,你不能像在其他真实科学中那样肯定地说‘如果是A,那么就会发生B’。原因和作用之间的疲弱联系使得结果变得不确定。换句话说,它带来了风险。”

15.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中,资产表现会出现联动

问题是:如果一切资产都能够表现良好,那么一切资产也能够表现不佳。

“事实是,如果所有的资产都能够在一个场景中表现良好,那么它们在另一个场景中会表现不佳。这意味着多样化的好处将不会得到体现。你不应该感到奇怪——或者彻底失望——有一些确实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也会表现不佳。”

16.投资组合风险水平较低

问题是:风险是复杂的,降低风险往往意味着会降低潜在收益。

“相反的是,风险有多重形式,它们可以是重叠的、差异大的和很难管理的。举例来说,正如我在‘风险重新审视’中所说的那样,减少亏损风险的努力总是会增加错过收益的风险,另外考虑到高质量的资产经常在估值指标处于高位时遭到抛售,通过购买高质量的资产的来减少来自基本面的风险往往会增加估值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