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四种心理

假若我们把所谓人性归类为人的本能,那么人性大体是指人的动物性。好像大雕塑家罗丹说过,既然人是由灵长类动物进化而来,那么人之所以为人就看其多大程度上超越了动物性的本能。这句有些诘屈聱牙,我想说投资行为更多时候是由我们的本能即我们先天的动物性决定。概括讲无出猪性,羊性,熊性和牛性。

猪性

主要是懒惰不动脑子,总想撞运气捡便宜。表现在投资心理上,便是听消息,靠别人公开或不公开的判断买卖股票,几乎没有任何主观判断,更谈不上对所买卖股票的案头研究遑论调研。赚了便沾沾自喜运气好,赔了总会怨天尤人。这种依赖别人大脑管理自己财富的方法在本质上是对自己财富的不负责任。别人凭什么总能在恰当的时候告诉你?你有什么资源可以和人家交换?判断对的概率大者是你爹或你儿子吗?当然你“爸是李刚或你是李刚”另论。但即便这样别人也有判断错的时候。赔钱终究是自负的。公开荐股呢?高手凭什么要公开荐股?谁会在底部荐股?所以不动脑子的猪性危害最大,事实上也最普遍,股谚“七亏两平一赚”中“七亏”者多是因为猪性作怪。

羊性

人云亦云随大流,所谓从众心理。动脑子了却动得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约定俗成。这是地道的靠天吃饭,赶上牛市也能赚出平均收益——但别成了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比如说牛市买券商股最赚钱,可2007年初30元买中信证券和年底150元买结果完全不同;而转势后由于成本高一般不忍斩仓,最终成为羊群中被宰的一族。当然趋势投资来源于羊群效应——你要判断你在击鼓传花的哪一棒,在中段以前可成功地趋势套利,中段之后自是沦为被套;而趋势投资亦不能靠前段,前段可能是错的假趋势。

熊性

熊是残暴的,一掌搧来足以致人死地,它代表恐惧。恐惧的能量总是大于贪婪的能量。买了股票后患得患失,涨多了坐卧不安;赔多了绝不斩仓,一旦接近成本线又迅速跑掉。战胜不了恐惧的根本原因还是没有吃透股票,没有坚定买卖的理由;有时是不敢面对事实证明是错误的理由。股票有太多的赌性,心理脆弱者真的玩不起。

牛性

牛角向上,强悍张狂,它代表贪婪。但贪婪也是力量,贪婪是股市产生的本质基础。想获取超额收益的贪婪凝聚成股市向上的力量。甚而至于没有贪婪便没有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但我们往往控制不了内心的贪婪,比如常暗定目标,到多少多少点或赚到多少多少万时出来收手——到时肯定又定新的目标。牛熊一刹间,贪婪和与其伴生的恐惧如果脱离对客观市场规律的契合,杀伤力最大。

猪性的懒,羊性的盲从是必须也能够克服的,而有了独立判断习惯和能力的投资人更多的时候是在熊性与牛性间挣扎。十几年前听时任建行行长的王岐山讲过一句话:“矫枉过正就使左,过犹不及就是右”。套用到熊性恐惧和牛性贪婪上来,我们唯有靠知识、智慧和经验、教训的积累,尽可能掌控自身熊性牛性之间的“度”——靠人之所以高于动物的理性来强化和修正投资行为。

把恐惧转化成理性敬畏,把贪婪转化为理性信心。这当然是只能努力接近却永远达不到的理想目标。

在 “投资的四种心理” 上有 0 条评论

  1. 投资这块俺还是小白……啥也么有弄过。之前听过一句话,理财不仅仅是有钱人的事情。很有道理……我是王宝臣,很高兴认识你!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