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彼得·林奇对股价12种最愚蠢的认识

我看到很多著名投资人都有转载彼得·林奇这篇文章,早年也读过《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这本书,这一段很经典,不管是投资新人,还是投资老手,都非常具有价值。虽然彼得·林奇说的是美国的股市的经验,但是接触过香港股市的投资人应该深有体会。港股早已在演绎一样的故事了,投资没有新鲜的事。未来的A股市场,什么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是3年5年,10年,还是20年?

1、股价已经下跌这么多了,不可能再跌了。

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我敢打赌,在宝丽来公司股票从最高的143.5美元一路下跌的过程中,当股价下跌了1/3时,那些一直持有这只股票的投资者一定在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股价已经下跌这么多了,不可能再跌了。”宝丽来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是一只著名的蓝筹股,当宝丽来公司的销售和盈利都大幅度下滑时(我们前面对这种情况已经进行讨论),许多投资者根本没有注意到股价实际上已经严重高估了,相反他们不停地用一些自欺欺人的说法来安慰自己:“股价已经下跌这么多了不可能再跌了,”或者“好公司的股票总是会涨回来了”“在股市投资上必须要有耐心”以及“由于恐慌而卖出一只好股票是愚蠢的”

宝丽来股价下跌到100美元,接着又下跌到90美元,然后又下跌到80美元,在这段时间里,毫无疑问,无论是在家里的业余投资者,还是在银行投资组合管理部门里的专业投资者,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听到这些说法。(注:从这里可以看出,很多专业投资人也是不断地犯错。)当宝丽来股价跌破75美元时,坚信“不可能再跌了”的投资者人数肯定增长到一帮人。在宝丽来的股价下跌到50美元时,你会听到每一个持有宝丽来股票的投资者都在一再重复“不可能再跌了”。

在宝丽来股票一路下跌的过程中,那些根据“不可能再跌了”错误理论而买入股票的投资者肯定会为他们买入的决定而后悔不迭,因为事实与他们的预期完全相反,宝丽来股价再跌,再跌,再跌,一直跌到比他们想象得低得多的价位。这只一度非常辉煌的大牛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每股143.5美元下跌到每股14.125美元,此时才是真正“不可能再跌了”的价位。那些相信“不可能再跌了”错误理论的投资者,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惨重了。

根本没有什么法则能够告诉我们股价大概会下跌到什么程度,我是在1971年得到这一教训的。当时我在富达公司是一个迫切希望成功却相当缺少经验的分析师。当时凯撒工业公司已从每股25美元下跌到每股13美元。当股价跌到每股11美元的时候,在我的推荐下,富达基金公司买入了500万股,那是在美国证券所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大宗交易之一,我非常自信地认为这只股票绝对不会跌破10美元。

当凯撒公司股价下跌到8美元时,我赶紧打电话给我母亲,让她马上买入这只股票,因为我认为这只股票绝对不可能跌破7.50美元,幸亏我母亲没有听从我的建议。1973年我非常震惊地看到凯撒公司股价从7美元跌到6美元又跌到4美元,在这一价位上才最终证明确实不可能再跌了。

富达基金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购买了500万股凯撒公司股票,当时是根据“不可能再跌了”这种投资理念认为每股11美元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买入价格了,其实后来下跌到每股4美元时这只股票才真正是一只质优价廉的好股票。由于我是推荐富达基金购买这只股票的分析师,所以我不得不一再用数据说服投资经理们凯撒公司资产负债表非常稳固,事实上,当我们发现这家公司的流通股总数只有2500万股时,我们高兴坏了,这意味着以每股4美元的股价计算公司总市值只有1亿美元,这笔钱当时足以购买4架波音747飞机了,但现今这笔钱只能买一架波音747飞机,而且没有引擎。

凯撒公司是一家拥有房地产、铝材、钢材、水泥、造船、混凝土料、玻璃纤维、工程管理、广播电视以及吉普车业务的实力雄厚的公司,而股市竟然把这样一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的市值打压到只相当于4架飞机的价值。公司的债务非常少,我们计算出即使把公司的资产完全清算拍卖之后每股至少也值40美元,如果是现在的话,一定会有一家袭击并购者对这家公司发动袭击把它全部收购。

不久之后凯撒公司的股价讯速反弹到每股30美元,但是在该股票下跌到每股4美元的最低点之前,就彻底治愈了我对股价下跌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再也不会信誓旦旦地声称“这只股票在这个价位不可能再往下跌了。”

港股里面也有很多这样的股票,如1、思捷环球,林青霞老公邢李源于2003年开始减持思捷股份,至去年,期内持股量由42%减至1.79%。其屡次沽货,累计套现约212亿元。而此股较2007年10月高峰期1570亿市值大幅蒸发90%以上,市值现不足200亿,从2007年10月最高133元跌到今年9月7.55元附近;2、阳光文化,据统计,在2000年至2004年的5年间,杨澜、吴征夫妇控制的阳光文化经营实业经营连年亏损,股票后来每100股缩为2股,股价累计下跌97%以上。
当然还有很多,最近5年A股投资人也很熟悉的港股如新能源概念的金风科技,强周期的中国石油、中国远洋、中海集运,以及做基建的中国铁建等,都是暴跌80%以上。
还有美股里面的如:“无锡尚德,从2008年高点90美元下跌97%,赛维LDK从历史高点下跌了95.5%,最近陷入“污染门”的晶科能源下跌85.6%。今年美国多家太阳能公司破产。这才是真实的股市,相比A股选择错误的后果是多么的残酷。”
当然也有朋友认为现在这是机会,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周期的拐点向来很难判断。我不知道这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无知者无畏”?总之,自己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2、抄底买入,你总能知道什么时候一只股票跌到底了。

抄底买入,就像把鱼钩放在水底钓大鱼,是一种最流行的投资娱乐活动,但往往被钓的并不是鱼而是渔夫。想要抄底买入一只下跌的股票,就如同想要抓住一把下跌的刀子。通常来说一个更稳妥的办法是,等刀落到地上后,扎进地里,晃来晃去了一阵后停止不动了,这时再抓起这把刀子也不迟。想要抓住一只讯速下跌的股票抄底买入,不但抄不到底,可能连你的老底儿都会输个精光,因为你在错以为是底部的价位买入,其实根本不是底部,离真正的底部还远着呢,就像想抓住一把讯速下坠的刀子,不但抓不住,反而会伤到手导致剧烈的疼痛,因为你抓错了地方。

如果你对困境反转型股票感兴趣的话,你应该找到一个更加充分的买入理由,而不是因为这只股票已经下跌这么多了所以看起来可能会反弹。也许你买入的更好理由应该是你发现公司的业务已经开始好转,并且你在查看了资产负债表后发现公司帐上的每股净现金为11美元,而股票交易价格为每股14美元。

但是即使投资者已经研究得非常清楚,也难以在最低价抄底买入。通常股价在重新上涨之前都会振荡整理,一般来说这个振荡整理期会长达2-3年,有时候时间甚至会更长。

经历过08年大熊市的投资人应该深有体会。这边有一篇新浪的新闻报道《六大顶级私募绝地抄底》,是2008年2月份的采访,里面有很多知名投资人是非常的乐观的。其中也有我很尊敬的投资人,只是很遗憾在牛市的氛围中也不能幸免。

3、股价已经这么高了,怎么可能再涨呢

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是,如果所说的是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和斯巴鲁公司的股票,那么这种说法就大错特错了。从图表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股票是有史以来表现最出色的股票之一。前面我已经提到过,如果我们买的不是斯巴鲁汽车,而是用这笔钱买斯巴鲁公司的股票,那么这笔小小的投资就会使我们现在都成为百万富翁了。

如果你在20世纪50年代买入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股票,当时股价是每股75美分,在1961年你可能根据“股价已经这么高了,怎么可能再涨呢”的理论,禁不住入袋为安的诱惑以每股2.5美元的价格卖出,获得了3.3倍的投资收益,但是你那时卖出以后,这只股票后来又上涨了7倍,对于20世纪50年代以每股75美分买入的你来说,相当于错过后来上涨23倍的投资收益。

任何一个投资者如果能够一直持有菲利普·普里斯公司的股票,都会非常高兴地看到这只股票从每股0.75美元的价格上涨到了每股124.5美元,也就是说原来1000美元的投资最后上涨到了166000美元,并且这还不包括在上涨过程中所获得的23000美元的股息。

在斯巴鲁公司已经上涨了20倍以后,如果当时我自找麻烦地问自己“这只股票怎么可能再涨呢”,那么我不就不可能此时还会去买入这只已经上涨了20倍的股票。北斗查看了公司的基本面,发现斯巴鲁的股价相对于其实际价值仍然十分便宜,于是就买入了这只股票,后来这只股票让我获得了7倍的投资回报。

关键是一只股票能够上涨多高并没有什么人为武断的上限。如果一家公司的发展前景良好,投资收益会继续增长,基本面也没有什么改变,仅仅因为“股价不可能再涨”就放弃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实在是太糟糕了。那些建议客户当投资上涨了1倍时就自动卖出股票的投资专家们应该为此感到耻辱和羞愧,因为如果投资者按照他们的建议操作的话,永远也没有机会抓住一只上涨10倍的大牛股。
像菲利普·莫里斯,shoney,麦当劳这些公司的股票已经一年又一年地不断打破人们根据“股价不可能再不涨了”的理论设置的心理最高价位,一次又一次再创新高。

坦白地讲,我也根本无法预测哪只股票能上涨10倍或者5倍,只要公司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前景,我就会坚决继续持有这只股票,希望它最终能给我带来令人高兴的意外惊喜。这种意外惊喜并不是公司本身经营的成功,而往往是公司股票带来的高回报。我记得我当初购买stop&shon股票是因为这是一只经营保守谨慎且支付股息的公司股票,后来公司基本面不断改善,我才认识到我手里持有的原来是一只快速增长型公司的大牛股。

过去的表现已经成为过去了。关键是当时的价格和内在价值之间是否具有安全边际,未来的基本面是否仍然持续向好?未来是否仍然具有安全性、成长性、确定性?A股里面的云南白药,东阿阿胶,贵州茅台,五粮液等等,B股里面的张裕B,也都是这样不断地创出新高。每年都需要持续的跟踪评估他们的前景,成长性和确定性。

4、股价只有3美元。我能亏多少呢

你听到人们说这句话有多少次了?可能连自己也这样说过。当然你偶然碰到一只股价只有3美元的股票时,你就会想:“这总比买入那些50美元的高价股票安全得多。”

我在投资管理这一行干了20年,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无论一只股票股价是50美元还是1美元,当这只股票股价下跌到零时,对于你来说都是老本亏了个精光,亏损都是100%。
一位投资者以每股50美元买入后亏损掉了99%的投资,另一位投资者以每股3美元买入后亏损掉了83%的投资,买入低价股的有什么理由嘲笑买入高价的呢?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二者的亏损程度其实差别不大。

关键在于,当股价下跌时,一只表现糟糕的低价股和一只表现糟糕的高价股同样非常危险。如果你以1000美元进行投资,不论是购买股价为43美元的股票,还是购买股价为3美元的股票,如果两只股票都下跌到0美元的话,你所亏损的总金额都是同样的1000美元,不管你买入的是低价股不是高价股,选择一只错误的股票可能下跌的最大幅度都是一样的,最大亏损程度都是100%。

但是我非常肯定,许多投资者还是会抵抗不住一只股价仅仅只有3美元的低价股的诱惑想要捡便宜货,这种投资者总是会对自己说:“股价仅仅只有3美元,我能亏多少呢?”

很有趣的是,我注意到那些依靠股价下跌来投机获利的空头往往都是股价底部附近建立空头寸。对于他们来说在每股8美元或6美元建仓,与在每股60美元时建仓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因为只要股价已经下跌到了零,在两种价位上建仓他们所获得的收益率都是同样的100%。

猜一猜空头投机者在股价为8美元或6美元时把股票卖给了谁?肯定是那些对自己说着:“我能亏多少呢”想低价买入捡便宜货的不幸投资者。

未来A股中会出现亏损到0的股票,丝毫也不奇怪。几毛钱的股票一大堆也不用奇怪。只要发行制度改革,壳资源没有价值,加上公司经营不善,以及大量的欺诈圈钱的股票露出马脚,就有很快的看到这一天。

5、最终股价会涨回来的

果真如此的话,西哥特人、皮克特人、成吉思汗的大军最终都应该回来的。过去人们都说RCA公司股价最终会涨回来的,但65年过去了,它的股价仍然没有涨回来,尽管RCA还是一家世界闻名的非常成功的大公司。Johns-Manville也是一家闻名的大公司,它的股价最终也没有涨回来,公司面临一系列的石棉损害诉讼案,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遥遥无期。由于这家公司和Navistar公司一样增发了数亿新股,每股收益被大幅稀释。

如果我还能记起那些公司名字的话,也许我会列出包括规模更小的或者知名度更低的公司在内的一张永远从证券市场消失的上市公司名单,可能你也投资过它们其中的几家公司,我可不愿意想像我是唯一一个投资了这些公司的傻瓜。只要想一下有上千家已经宣布破产的公司,还有那些虽有偿债能力却永远无法重现以前繁荣的公司以及那些被其他公司以远远低于历史高位的股价低价整体收购的公司,你可能就会认识到“股价最终会涨回来的”这种观念是多么不可靠。

保健组织、软盘、双面针织物、电子表、移动房屋这些行业的股票至今都仍然没有涨回来。

学习历史,确实能够避免我们犯致命的错误,不知道重资产、强周期类的钢铁股06-07年的暴利是否是一去不复返了?只能说投资真的很难。坚守能力圈原则,不懂不做,宁可错过不可做错,特别是面临具有诱惑力的“惊讶”的价格的时候,也要拒绝诱惑。

6、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

人们有一种心理倾向会这样认为:既然事情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那么将来不可能变得更糟糕了。在1981年,美国作业的石油钻井有4520口,到1984年就只有2200口了。在那个时候许多人开始购买石油服务业的股票,因为他们相信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年过去后还在作恶的钻井减少到只有686口了,到今天为止,也只有不到1000口钻井在作业了。

那些购买货车运输服务业公司股票的投资者非常震惊地看到,运输货车总数从1979年95650辆的高峰下滑到1981年的44800的低谷,这是17年来的最低点。那引起此时买入货车运输服务业公司股票的投资者中,肯定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行业还会变得更糟糕,但是他们后来看到,1982年货车总数下滑到了17582辆,到了1983年更是下滑到5700辆,这个以前一度非常兴旺的行业竟然遭受了下跌90%的重创。

在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但是有时在最后变得一片漆黑之前也总是最黑暗的。

关键要有“内部记分卡”,自己可以正确评估内在价值,才有力量坚持,才能够度过黑暗。即使如此,也要承认人的认知的有限性,做一个投资组合,相对集中,适度分散。同时牢记三大戒条:“不要做空”,“不要负债”,“不懂不做”。

7、等股价反弹到10美元时我才会卖出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从来没有一只严重套牢的股票会如你所愿地反弹到你设定的卖出心理价位。事实上,就在你说“等股票反弹到10美元我才会卖出”的那一刻,就可能已经注定你将会面临这样的悲惨结局:这只股票在9.75美元以下的价位上上下下振荡几年之后,然后直线下跌到4美元,最终一路大跌到只有1美元的股票面值。整个痛苦的过程可能要持续十年之久,在此期间你得一直忍受这只你并不喜欢的股票一跌下跌对你的心理折磨,而所有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我要等到这只股票反弹到10美元才卖出。

每当我陷入这种心理误区时,我都会提醒自己,除非我对这家公司有着足够的信心,在股价下跌时愿意追加买入更多的股票,否则我就应该立刻卖出这家公司的股票。

赵丹阳也有类似的说法,他说如果持有某只股票无法安然入睡,那么里面就很可能有问题,他就会抛出股票。我想他的“安然入睡”是建立在明明白白的了解投资标的特性基础上的,而不是国内某些散户“自欺欺人”鸵鸟般的安然入睡。

8、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保守型股票不会波动太大

两代保守型投资者都是伴随着这样一种观点长大的:投资于公用事业股票肯定不会出错的。买入这些根本不用操心的公用事业股票后,你只需要把股票锁进保险箱,然后等着公司派发股息就行了。但是由于核事故问题和投资收益率基数问题,突然间即使像联合爱迪生公司这样过去一直表现非常稳健的公用事业股票也损失掉了80%的市值。但和原来突然下跌一样,后来联合爱迪生股票突然又反弹了,不但完全弥补了以前的市值损失,而且上涨得更高。

由于造价昂贵的核电站引发了经济方面和监管方面的问题,以至于所谓表现稳定的能源板块股票的股价波动性已经变得很大,股价走势变化莫测,就像储蓄协会和电脑行业股票一样。现在有许多公用事业股票的股价已经或者将会上涨10倍,或是下跌到只有原来股价的10%。在公用事业股票上,投资者可能大赚,也可能大亏,这完全取决于你在选择公用事业类股票时是不是很幸运,或者是不是很谨慎。
投资者如果没有随着公用事业股票波动性的改变而相应改变投资策略,还是一味坚持原来的投资策略,肯定会在财务上和心理上遭受双重的严重打击。那些所谓的谨慎投资者投资印第安纳公司服务公司和海湾公用事业公司或新罕布什尔州公共服务公司这些公用事业股票,其实和他们投资于一个毫无名气的新设立的生物遗传公司是同样非常危险的,实际上甚至投资于公用事业股票的风险更大,因为投资者还根本没有意识到风险的存在。

公司的发展是动态的,公司的发展前景是变化的,根本没有任何一只你可以不管不问只需一直持有的股票。

不管是哪一类股票,都不可掉以轻心。都得符合“能力圈、安全边际、资产配置”的三大原则。

9、等的时间太长了,不可能上涨了。

投资者肯定碰到过这种情况:你一直等待一家公司股价上涨,但等了很久却一直也没有上涨,于是你实在等得不耐烦了就放弃了这只股票,可是就在你卖出这只股票的第二天,你梦寐以求很久的上涨就发生了,北斗称这种情况为“不卖不涨,一卖就涨”。

默克公司股票就是这样考验着每个投资者的耐心。从1972-1981年,这只股票的股价一动不动,尽管公司盈利平均每年稳步增长14%。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在随后的5年中这只股票股价上涨了4倍。谁知道有多少不幸的投资者因厌烦了长期等待,或者因为他们渴望而不是“等待”,过早卖出了这只后来上涨了4倍的大牛股。如果他们能够持续追踪公司的发展情况的话,他们肯定不会那样过早地卖出这只大牛股的。

生产职业服装的Angelica公司在1974-1979年间股价上下波动几乎不超过5美分;American Greeting股价整整8年死气沉沉一动不动;GAFCorporation公司股价11年一动不动;Brunswick公司股价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都一直不动;史克制药公司股价一直一动不动,从史克推出泰胃美之前20世纪60年代的后5年一直持续到70年代的前5年,有的股票在尼克松和卡特总统会期内以及里根第一个总统任期的整整12年内股价没有动过;Lukens的股价更是长达14年没有动过。

由于我已经习惯于一直耐心持有一只一动不动的股票,所以我能够一直持有默克股票。大多数情况下我赚到钱的时候都是在我持有一只一动不动的股票三四年之后,只有默克股票让我等了更长的时间。只要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原来吸引我购买这家公司股票的因素没有什么变化,那么我就非常自信我的耐心早晚会得到回报。

EKG公司股票已经好几年没有什么波动了,北斗把这种一条直线似的股价走势称为“一块石头的心电图”,但这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每当我看到一只吸引我的股票的股价走势图像一块石头的心电图一样时,我都会把它当做一种强烈的暗示:下一波大涨快要到来了。

持有一家你非常喜欢而所有其他人都毫无兴趣不予理睬的公司股票,的确需要非同寻常的耐心。也许股价一直一动不动会让你开始想是不是别人是对的而我是错的,但是只要公司的基本面表明公司发展前景很好,那么你的耐心通常会得到很高的回报——Lukens公司的股票在15年内上涨了6倍,American Greeting公司的股票在6年内上涨了6倍,Angelica公司的股票4年内上涨了7倍,Brunswick公司的股票6年内上涨了6倍,史克公司的股票2年内上涨了3倍。

这里也要正确的评估公司的内在价值,持续跟踪,不断审视自己的投资前提。北斗做股权投资的“退出”原则是下面3条:1.个股的投资前提出错;2.企业的基本面变坏;3.个股极度高估。不应该将“换股”作为退出的一个原则,这里面有投机的意味。

10、看看我损失了多少钱,我竟然没买这只大牛股。

如果你当初在瓶盖塞封口公司的股价只有50美分(根据股票分割进行股价调整)时,把所有的资金都用来购买这家公司的股票,那么你现在就会变得非常富有了。尽管你现在知道自己错过了发大财的机会,但此时你打开自己的钱包,检查一下最新的银行对帐单,你会注意到你的钱仍然一分不少地呆在那里。事实上,和一秒钟之前相比,你的钱一分都没少,只是你回过头来一看,才后悔万分地发现自己错失了本来可以拿这些钱购买瓶盖瓶塞封口公司股票能赚到的一大笔财富。

这可能听起来像是一件非常可笑、不值一提的事,但我却知道北斗的许多进行股票投资的朋友们都经常受着这种痛苦的折磨:他们一边仔细看着“纽约股票交易所十只涨幅最大的股票”,一边想着他们由于没有买入这些大牛股而少赚了多么巨大的一笔钱。那些没有购买升值很大的棒球卡、房屋、珠宝、家具的人也会出现这种由于错失赚大钱的机会而后悔万分的情况。

在股票市场投资中,认为别人在股市赚的钱就是我们自己赔的钱并非一种有益的态度。事实上,这种态度只会让人完全疯狂。你知道的股票越多,你发现你错过的大牛股也就越多,很快你就会责备自己损失了数十亿甚至数万亿美元。如果你刚刚抛出了所有的股票,而当天股市就上涨了100点,你会半夜醒来,痛苦万分地抱怨自己道:“我今天遭受了损失1100亿美元的严重打击。”

这种想法最糟糕的地方是会导致人们为追逐最高的回报而盲目购买他们本来不应该购买的股票,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像以前一样由于错过大牛股而“亏损”掉一大笔钱。这样盲目投资经常会让他们发生真正的亏损,而不仅仅是由于错过大牛股而产生心理上的亏损。

耐心研究,耐心跟踪,严格按照投资流程走,不要因为怕踏空而匆匆忙忙配置股票。我自己的格言就是“慎始善终”。

11.我已经错过了一只好股,我一定要抓住下一只。

在大多数情况下,最好是对那些即使股价在高位最好的公司股票进行投资,也不要对那些价位较低的可能会成为好公司的股票进行投资。

通常“时间是优秀企业的朋友,是劣质企业的敌人!”有时候涨起来的股票,你也要保持研究的热度,开放心态,重新评估它成长的内在原因。

12.股市上涨,所以我一定是对的。股市下跌,所以我一定是错的。

如果我一定要选择一个最大的投资谬误,我相信是当股市全面上涨时,你认为自己做了一笔很好的投资。然后你会一直持有这只股票,直到它下跌才意识到自己投资的股票并不是很好。其实,股价的上下波动只能说明有人愿意付更多或更少的钱去购买同一种商品而已。

尽管在大多数时候,市场先生是有效的;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你可以比市场先生更优秀。投资人应该经常重温芒格的格言:“如果人们努力在世界上寻找定价错误的赌注,上天有时会让他们找到。当他发现这样的机会之后,狠狠下注,他碰到好机会就下重注,其他时间则按兵不动,就是这么简单。”

“好好地把握少数几个看准的机会比永远假装什么都懂好得多。如果从一开始就做一些可行的事情,而不是去做一些不可行的事情,你成功的几率要大得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