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性谬误

每当我看到人们通过历史数据分析,以归纳性思维去预测未来时,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上帝的骰子。

立足当下,人们反向推测历史,正向预测未来,都具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不理解这个道理,就从事任何高不确定性投机,都一定会面临“出乎意料”的麻烦。

反向推测历史,比正向预测未来都更加困难。《王的盛宴》,对鸿门宴的解释,就是一种对历史描述的质疑。我们,在当下对两千年前的历史进行任何推测,都注定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同理,我们,当下去看巴菲特、格林厄姆昔日的投资决策,推测其投资逻辑,也必然存在主观上的叙述性谬误。

预测未来,运用归纳性思维,似乎是一种人类潜在的天性。根据历史市盈率、市净率预测点位;根据美国的市场构成特点预测中国;根据企业历史财务数据预测企业未来……任何以归纳性思维去预测未来的都注定具有不确定性。

预测,不需要过于复杂。简简单单的几个决定性数据,就可以框定未来长期的不确定性。

精确的谬误,往往来自于人们对自我认知的自大。因此,不要轻易的预测未来。

我们注定无法避免谬误的存在。错的次数很多,胜的次数很少。常胜将军,仅仅出现在幻想中。

回归理性的思考,人们会发现,每次错误都来自于精确的谬误,忽视了认知体系中显而易见的荒谬。对自我认知的未知范围,人们缺乏基本的尊重与谦卑。最终,导致,永恒的失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