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的七个等级

富爸爸曾经问我:“你认为赌马的人和炒股票的人之间有什么区别?”“我不知道。”我回答说。“没什么区别,”他说,“所以你不要做炒股票的人,你长大后应该成为发行股票的人。让经纪人出售你的股票,再由其他人来购买。”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明白富爸爸这番话到底有什么含义,直到我开始教别人如何投资,我才真正了解投资者有不同类型。

第0级:一无所有的投资者

这些人没有钱来投资。他们不是花掉了自己挣来的每一分钱,就是花的比挣的还多。有很多“有钱”人都处在这个等级,因为他们花的和挣的一样多或者花的比挣的还要多。不幸的是,大约50%的成年人都属于这个等级。

第1级:借钱者

这些人通过借钱解决财务问题,他们甚至还用借来的钱进行投资,他们的财务计划就是用张三的钱付给李四。他们在财务生活中就像鸵鸟一样,将头埋进沙子里,希望并祈祷一切都顺利。他们有时可能也会拥有一些资产,但实际上是他们的负债增加了。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对金钱没有意识也没有良好的花钱习惯。
他们拥有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跟负债有关。他们无节制地使用信用卡,然后把债务转成长期住房产权贷款,这样他们就能结算他们的信用卡,然后开始再次消费。如果房价上涨,他们将再次使用住房产权贷款,或者购买一所更大更贵的房子。他们相信房产的价值只会上涨。

购物是他们喜爱的运动方式。他们购买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并对自己说:“噢,买吧,你买得起”,以及“你值得拥有”,“如果现在不买它,我就再也看不到这么便宜的价格”,“这是减价商品”,或者“我要让我的孩子得到我不曾拥有的东西”。

他们想,把债务拖延很长时间是明智的。他们欺骗自己说我将来会更加努力地工作,会在某一天付清所有的账单。因此他们花掉挣来的每一分钱,甚至还没挣来的钱。他们是彻底的消费者。商店老板和汽车交易商喜欢这些人,如果他们有钱,就花掉它;如果没有,就借来花。

当被问到问题出在哪儿时,他们会说自己挣的钱还不够多。他们认为更多的钱会解决问题,其实无论他们挣多少钱,都只会欠债。大多数这样的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挣到的钱在昨天也许是一种幸运或者一个梦想,但是今天,就算得到了昨天梦想的收入,他们还是会觉得远远不够。

他们看不出问题不在于他们的收入(或者没有收入),而在于他们用钱的习惯。一些人甚至认为自己的状况无法挽救,因而放弃了努力。结果,他们把头埋得更深,并继续做相同的事情。他们改不了借钱、购物、消费的习惯,在心情沮丧时花钱,就像狂食者在心情沮丧时没完没了地吃东西一样。他们花钱,感到沮丧,然后花更多的钱。

他们经常因为钱与自己的爱人争吵,强硬地捍卫着自己的购物欲望。他们生活在严重的财务灾难中,期望自己的财务问题会奇迹般地消失,或者假想总会有足够的钱满足自己的购物欲望。

这个等级的投资者通常看起来很有钱,他们有宽敞的房子,漂亮的汽车……但是如果你检查一下他们的账目,就会发现他们是用借来的钱购物。他们也可能挣很多的钱,但是他们随时有发生财务危机的危险。

第2级:储蓄者

这些人通常定期地把一“小”笔钱存起来。这笔钱以低风险、低回报的方式保存着,比如货币市场的经常账户①、储蓄账户和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②。

如果他们有个人退休金账户,他们会把它存在银行或者共同基金的现金账户中。他们储蓄通常是为了消费而不是为了投资(例如,攒钱买新电视、汽车,去度假等)。他们相信现金支付,害怕信用卡和负债,他们喜欢把钱放在银行里的那种“安全感”。

甚至在今天这个储蓄将带来负收益(除去通货膨胀和税收因素后)的经济环境中,他们也不愿去冒险。他们几乎不知道自从1950年以来,美元已经贬值了90%,而且美元连续贬值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银行调低利率的速度。他们通常买了终生人寿保险,因为他们喜欢这种安全感。

这个等级的人经常浪费他们最宝贵的资产——时间,去节省某一分钱。他们花几个小时从报纸上剪下赠券,然后在超市中,排着长队,笨拙地寻找那些赠品。

如果不去努力地省钱,他们可以把这些时间用来学习如何投资。如果他们在1954年投1万美元在约翰?邓普顿基金上不去管它,到1994年它的价值将达到240万美元。或者,如果他们在1969年投1万美元在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上,到1994年它的价值将达到2210万美元。他们对安全感的强烈需求,无非是出于恐惧,这迫使他们把积蓄用于低回报投资,如银行的大额可转让业期存单项目。

你经常会听到这些人说“节省1分钱就等于挣到1分钱”,或者“我是为孩子们节省”。事实上,是某种深层次的不安全感支配着他们和他们的生活。其结果是,他们通常“怠慢了”自己和他们为之省钱的人,他们几乎与第1级投资者完全相反。

储蓄在农业时代是个好观念,但是一旦进入工业时代,储蓄就已经不再是明智的选择了。从美国政府抛弃金本位制,疯狂地印刷纸币使我们遭遇通货膨胀时起,简单的储蓄已经成了非常糟糕的投资选择。在通货膨胀时期,储蓄的人最终都赔了钱。当然,如果我们进入通货紧缩时期,他们将是大赢家——但前提是这些印刷出来的纸币仍然有价值。

有些储蓄是好事,建议你们在银行里存入可支付半年到一年的生活开销的现金。但是在此之后,有比银行储蓄好得多也安全得多的投资工具。把钱放进银行并收取5%的利息,而让别人获得15%或者更多的收益,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投资策略。

然而,如果你不愿意学习投资,害怕金融风险,那么选择储蓄的确比其他投资更好。如果你把钱放在银行里,就不必为很多问题操心了——银行家会善待你。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你储蓄1美元,然而银行实际可以向外贷出10~20美元,并收取高达19%的利息,反过来它只付给你不到5%的利息。我想,我们都应该试着成为银行家。

第3级:“聪明的”投资者

这组中有3种不同类型的投资者,这个等级的投资者很清楚投资的必要性。他们可能参加公司401(k)退休金计划、简化雇员养老金计划①、超级年金计划、养老金计划等。有时,他们也进行外部投资,如共同基金、股票、债券或者有限责任合伙。

通常,他们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人,占全国人口的2/3,我们称之为“中产阶级”。但是,对于投资,他们却不甚精通——或者说缺乏投资行业所说的“老练”。他们很少读公司年度报告,或者公司计划书。他们怎么可能会读呢?他们没有受过训练,不会阅读财务报告,而且缺少财务知识。他们可能有大学学位,可能是医生或者会计师,但是很少有人接受过正规的投资培训和教育。

这个等级的人又可分为3类。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有丰厚收入并且从事投资活动的聪明人。然而,他们之间仍存在着不同。

3-A级 这类人构成了“别来烦我”族。他们确信自己弄不懂钱是怎么回事而且永远不会懂。他们会这样说:
“我不太擅长数字。”
“我永远不会知道投资是怎样运作的。”
“我只是太忙了。”
“我有太多的文字工作要做。”
“这太复杂了。”
“投资的风险太大”。
“我更喜欢把投资决策交给专家。”
“太麻烦了。”
“我丈夫(妻子)负责全家的投资。”

这些人只是把钱放着,很少关心他们的退休计划,或者把钱交给推荐“多元化”的理财专家。他们不考虑自己的财务前景,只是日复一日地努力工作,并对自己说:“至少我还有退休金计划”。
当他们退休时,才会关心自己是如何投资的。

3-B级 这类人是“愤世嫉俗者”。这类人知道一项投资会失败的所有原因,身边有这些人是危险的。他们通常看起来充满智慧,说话颇具权威性,在他们的领域里也很成功,但是在聪明的外表下,他们实际上不过是懦夫。当你征求他们对股票或者其他投资的意见时,他们会告诉你,你到底是如何、为什么在各种投资中“受骗”的。结果你感觉极差,带着担心或者怀疑走开。他们最常重复的一句话就是:“嗯,我以前就这样被骗过,他们再也别想骗我了。”

“我的经纪人要么是美林银行的,要么是迪恩?威特的。”他们经常这样说,他们用名人的名字来掩盖内心的不安。

然而奇怪的是,这些愤世嫉俗者却总像绵羊一样温顺地跟随着市场。他们总是在工作时读金融版面或者《华尔街日报》,然后在喝咖啡的时候告诉其他人他们了解到的信息。他们的言谈中充斥着最新的投资行话和术语。他们谈论大额交易,但从不参与其中。他们寻找第一版上刊登的股票信息,如果报道符合心意,他们就会购买。问题是他们买晚了,因为如果你从报上得到消息——那实在是太晚了。真正聪明的投资者在它成为新闻之前就购买了,愤世嫉俗者却不知道这一点。

当坏消息传来,他们通常会抱怨:“我早知道会是这样。”他们总以为自己是游戏中人,但事实上他们只是旁观者。他们也想参与游戏,但很遗憾,他们如此害怕受到伤害。对他们而言,安全比游戏的乐趣更重要。

据心理学家们分析,犬儒主义是恐惧与无知的结合,它反过来产生自大。这些人通常在市场波动的后期进入市场,并等待民众或社会证明他们的投资决策是正确的。因为期待得到社会证明,所以他们总是晚一步,在高价时买入并在低价时卖出,和市场崩溃的情况一样。他们把高买低卖称为再次“受骗”。他们如此害怕发生的事情,却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愤世嫉俗者就是那些专业人士通常称之为“蠢猪”的人。他们尖叫个不停,然后跳进自己设下的圈套。他们为什么会高买低卖呢?因为他们非常“聪明”又过于谨慎。他们聪明,但是害怕冒风险和犯错误,为此他们更加努力地学习,变得更加聪明。他们知道得越多,看到的风险也越多,因此学习得也更加努力。他们犬儒主义式的谨慎使他们一直等待,直至太晚。当贪婪最终战胜恐惧时,他们进入了市场,和其他同类人一起奔赴绝境。

愤世嫉俗者最差劲的地方是他们装成智者并用自己内心的恐惧影响身边的人。谈及投资时,他们会告诉你,为什么事情进展得很糟糕,但是他们不能告诉你该怎么去做。在学术界、政界、宗教界和新闻界到处都是这些人,他们喜欢听到关于金融灾难之类的坏消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去“四处散布这些消息”。对于投资,他们实际上是一群放马后炮的人。不过他们却很少称赞金融市场的成功。愤世嫉俗者们发现挑毛病很容易,这是他们掩盖无知或懦弱的最佳方法。

最初的愤世嫉俗者是受人蔑视的古希腊学派,因为他们骄傲自大,对美德和成功充满了鄙视。他们的绰号是“犬人”(“愤世嫉俗”来源于希腊语中“狗”这个词)。一谈到金钱时就会有很多“犬人”出现——这些人很聪明,很有文化。小心不要让这些“犬人”粉碎了你的财务梦想,虽然这个领域的确充斥着无赖和骗子,但是又有哪个行业不是这样呢?

不用花钱、不用冒险就迅速地致富是有可能的,但条件是你必须亲自努力使之成为可能。你必须要做到思想开放,同时警惕愤世嫉俗者和骗子。他们在财务方面是同样危险的。

3-C级 这种类型的人叫做“赌徒”。职业交易商也称他们为“蠢猪”。不过“愤世嫉俗者”是过于谨慎,而他们则是不够谨慎。他们仔细观察股市或者任何投资市场,就像盯着拉斯维加斯的赌桌一样,一切全靠运气。抛出骰子,然后祈祷。

这些人没有设定交易规则或准则。他们做事的方式就像“大男孩”,总是假想,直到他们赢了或者全部输光——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们寻找投资的“秘诀”或“圣杯”,寻找新鲜刺激的投资方式。他们不靠长期的勤勉、学习和领悟,他们靠的是所谓的“内幕消息”或者“捷径”。

他们涉足商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低价股、石油、天然气、牲畜和任何其他人类已知的投资市场。他们喜欢使用“老练的”投资技术,如边际差价、卖方期权、买方期权。他们参加“游戏”,却不知道谁是玩家,以及谁制定了游戏规则。

这些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投资者。他们总是试图来一个“本垒打”,结果自己却经常“出局”。当人们问他们怎样投资时,他们总是含糊其辞或者局促不安。事实上他们赔了钱,而且通常是很大一笔钱。这种类型的投资者90%以上的时间是在赔钱。他们对自己的损失从来闭口不谈,只记得6年甚至更久以前“赚”的那一大笔钱。他们自认为很聪明,而不认为仅仅是走运罢了。他们认为,他们所需要的是等待“一笔大交易”,然后就一路顺风了。社会上管这种人叫“不可救药的赌徒”。说到底,他们只是在投资问题上过于懒惰。

第4级:长期投资者

这类投资者非常清楚投资的必要性,他们积极地参与自己的投资决策。他们会十分清楚地列出长期计划,并通过该计划达到财务目标。他们在真正投资之前,会投资于自身教育。他们利用周期性投资,并尽可能地利用税收优惠。最重要的是,他们会向有能力的财务规划师征求意见。

请不要认为这种类型的投资者会在投资上花大把的时间,他们根本不会这样。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尽管他们投入的时间并不多,却在房地产、企业、商品,或者任何其他出色的投资项目上均有涉猎。而且,他们采用的是一种保守的长期策略,这种策略正是富达麦哲伦基金的彼得?林奇或沃伦?巴菲特等投资家所推崇的。

如果你还不是一名长期投资者,那么你应该尽快地成为这种人。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你应该坐下来,制定一个计划,控制你的花钱习惯,把你的各种债务最小化;用你的钱生活,并增加你的财富;弄清楚你每月要投资多少钱,按实际回报率用多长时间能收回成本,以最终实现你的目标。你的目标应该是这样的:我计划在多少岁时停止工作?我每月将需要多少钱?

有了这样一个长期计划,你就会减少你的消费负债,并把一小笔钱(定期地)存入一项绩效最好的共同基金,只要你及早开始并时刻监督自己的行为,那么在积累退休财富方面你将有个良好的开端。

如果你处在这个等级,那么你需要简化你的投资,不要频繁地改变花样。忘掉那些复杂的投资,只做绩效好的股票和共同基金,而且要赶快学会如何购买封闭式共同基金——如果你还不会的话。不要试图超越市场,使用保险工具时你得聪明点,把它作为保障措施而不是积累财富的措施。先锋500指数基金在过去比2/3的共同基金的绩效都要好,可以把这样的共同基金作为一种投资基准。10年后,它给你的回报将超过90%的“专业”共同基金经理人所获得的回报。但是请始终记住,没有“百分之百保险的投资”,指数基金同样有其固有的悲剧性缺点。

别再等待“大额交易”,试着通过小额交易进入“游戏”(就像我的第一笔投资,开始时我只投几美元)。先不要担心是对是错,只要开始做了就行了。一旦你投了一些钱进去——仅仅用一小笔钱开始,你就能学到很多东西。钱可以迅速提升你的才智,恐惧和犹豫则会拖累你。你总有机会参与更大的游戏,但是你永远无法挽回你在等待做合适的事或大额交易时所失去的时间和学习的机会。记住,小额交易通常能够导向大额交易——但是你必须先开始。

今天就开始,不要再等待。取消你的信用卡,卖掉“你的玩意”,买一份绩效好、不收手续费的共同基金(虽然,没有真正的“不收手续费”的基金)。和你的家人坐下来,制定一个计划,找来一位财务规划师,或者去图书馆读些有关财务规划的书,开始亲自管理你的钱(即使每个月只有50美元)。你等待的时间越长,你最宝贵的资产——无形并且无价的时间资产就浪费得越多。

有趣的是,美国的大多数百万富翁都来自第4级投资者。正如《邻家的百万富翁》中所描写的,百万富翁们通常开一辆福特金牛座轿车,拥有一家公司,并用自己的钱生活。他们研究或者被告知有关投资的事情,有计划地做长期投资。他们不会去做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冒险而冲动的投资,而是非常保守,拥有平衡性很好的财务习惯,这使他们能长期富有和成功。

有些人不喜欢风险,宁愿把精力集中于自己的专业工作或职业上,也不愿花时间去学习投资。对这些人来说,如果想过一种成功而富裕的生活,就必须成为第4级投资者。同时,征求财务规划师的建议非常重要,他们能够帮助你制定投资战略,使你在正确的轨道上开始长期投资。

第4级投资者富有耐心,善于利用时间。如果你早些开始,进行有规律的投资,就能创造出惊人的财富。如果你开始得太晚,过了45岁,那么这个等级将不再有效,尤其是从现在到2010年这段时期。

第5级:成熟投资者

这些投资者“财力充足”,能够制定出更积极的或者更有风险的投资战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良好的财务习惯、坚实的财力和卓越的投资智慧。他们不是投资游戏中的新人。他们实行集中化,而不是常见的多元化投资战略。他们有长胜的记录,但也赔了很多钱,这带给他们智慧,而这些智慧只能从犯过的错误中获得。

这些投资者经常进行“批量”而不是“零售”投资,他们把自己的交易整合在一起使用。他们还会足够“老练”地去参与第6级投资者的朋友们组织的交易,这些交易需要资金。

是什么决定他们如此“成熟”呢?是他们所拥有的雄厚的财力,这种财力来自他们的职业、企业或者退休收入,此外还有他们拥有的坚实而保险的投资基础。这些人很好地控制着个人的负债权益比率,这意味着他们的收入比支出多得多。他们在投资领域受过很好的培训,能积极地寻找新信息。他们谨慎,但不愤世嫉俗,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头脑。

他们将全部资产的不到20%用于投机性投资。在开始时他们通常投入很少的钱,他们就这样学会了各种投资,如股票、企业并购、房地产组合、购买抵押品等等。如果他们损失了这20%,他们也不至于破产或者没钱吃饭。他们会把这次失败看成是一次教训,从中学习,然后再回到游戏中学习更多的东西,他们十分清楚,失败是成功过程的一部分。他们憎恨失败,但并不害怕失败,失败激励他们不断地前进和学习,而不是使他们跌入痛苦的深渊或向他们的律师求助。

他们如果很成熟,就能够创造自己的交易,并获得25%甚至无穷的回报。人们认为第5级投资者很老练,因为他们有多余的钱、招之即来的专业顾问小组和能够证实这一点的历史记录。

就像我在前面说过的,这个等级的投资者把他们的交易整合在了一起。就像有些人从零售商那儿购买电脑,而有些人购买元件,然后“攒”出一台电脑一样,第5级投资者把不同的投资放在一起,组合成他们自己的投资。

第5级投资者知道,经济萧条时期或不景气的市场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成功机会。他们在别人退出时进入市场,并且通常知道何时才真正应该退出市场。对这个等级的投资者而言,退出战略比进入战略更为重要。

他们知道自己的投资“标准”和“规则”。他们选择的工具可能是房地产、贴现合同、企业、破产企业或者新发行的股票。虽然他们冒的风险大于普通人,但是他们憎恨赌博。他们有计划,有具体的目标,而且每天都进行研究。他们读报纸、看杂志、订阅投资时事通讯、参加投资研讨班,积极参与投资管理。他们了解钱,知道如何让钱为他们工作。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增加资产,而不是只为了多挣几块钱去花。他们把自己的收益用于再投资,形成更大的资产基础。他们知道强大的资产基础产生高现金收入或者高回报,而且税收最少,这将有利于形成巨大的长期财富。

他们通常把这些知识教给自己的孩子,把家庭财产以企业、托拉斯和合伙人制的形式传给后代。他们几乎没有个人财产,这是为了避税或者规避罗宾逊准则,该准则提倡向富人征取高额税收并把它转移支付给穷人。但是,虽然他们不占有任何资产,他们却通过企业控制着一切占有他们资产的法律实体。

他们有私人智囊团为他们管理资产,他们接受专家们的建议并且不断学习。这个非正式的智囊团由银行经理、会计师、律师和经纪人构成。他们花一部分钱用于听取可靠的专家建议,这不仅增加了他们的财富,还避免了来自家庭、朋友、法律诉讼和政府的各种麻烦。甚至在他们离开这种生活之后,仍然控制着自己的财富。这些人通常被称做“金钱管理员”。他们甚至在死后仍然继续控制着那些钱的命运。

第6级:资本家

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达到这个投资精英所在的等级。在美国,100个人里面也难找出一个真正的资本家。这种人通常既是优秀的B,又是优秀的I,因为他或她能够同时创办企业、创造投资机会。

资本家的目的是通过把别人的钱、别人的智慧和别人的时间和谐地组织在一起来赚钱。通常他们作为“发动者和引导者”,推动着美国和其他大国成为金融强国,比如肯尼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福特家族、保罗?盖蒂家族和罗斯?佩罗家族。正是这些资本家提供资金来设置工作岗位、创办企业、研发产品,并使国家繁荣。

第5级投资者通常用自己的钱为自己的资产组合创造投资,而真正的资本家通过使用别人的智慧和财富,为自己和他人创造投资。真正的资本家创造投资,然后把它们卖给市场。真正的资本家挣钱不需要自己有钱,因为他们知道如何使用别人的钱和别人的时间。也就是说,第6级投资者创造投资,其他人则购买这些投资。

他们使别人富裕起来,创造一些工作机会,并引发一些事情,当然前提是他们自己有利可图。在经济繁荣时期,真正的资本家做得很好;在经济萧条时期,真正的资本家变得更富。资本家知道,经济混乱意味着新的机遇。在人们发现机会到来的几年前,他们早已参与了产生这种机会的一些项目、产品、公司或者国家的有关活动。当你在报纸上读到一个国家陷入了麻烦、爆发了战争或者遇到了灾难时,你可以肯定,真正的资本家很快就会到那里,或者已经在那里了。当真正的资本家打算去那里时,大多数人却在说:“离远点儿。那个国家/企业正处在混乱中,风险太大了。”

真正的资本家能够预期获得100%甚至无穷多的回报,因为他们知道如何管理风险,知道如何不用花钱就能挣到钱。他们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知道,钱不是一种事物,而仅是在人们头脑中创造出来的一种概念。虽然他们同样有每个人都有的恐惧,但是他们会利用这种恐惧并把它转化为兴奋,转化为新知识和新财富。他们生命中的游戏是钱生钱的游戏,他们喜欢金钱游戏胜过任何其他游戏——胜过高尔夫球、园艺等,这种游戏赋予他们生命。无论他们赢钱还是赔钱,你都能听到他们说:“我喜欢这种游戏。”正是这一点使他们成为真正的资本家。

与第5级投资者一样,第6级的投资者也是优秀的“金钱管理员”。当你考察这个等级的人时,你常常发现他们对朋友、家人、教堂和教育十分慷慨。让我们看看那些创建了众所周知的教育机构的著名人物吧:洛克菲勒出资创建了芝加哥大学,摩根不只是用钱影响了哈佛,其他资本家用他们的名字命名他们帮助创建的机构,这些人包括范德堡、杜克和斯坦福,他们不仅是伟大的工业领袖,也对教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约翰?邓普顿先生致力于宗教和精神领域的发展,十分慷慨,乔治?索罗斯也为自己的信仰捐赠了几百万美元。当然,我们不能忘记福特基金会和盖蒂基金会,以及向联合国捐助了10亿美元的特德?特纳。

与许多聪明的愤世嫉俗者和批评者在我们的学校、政府、教堂和新闻中所说的相反,真正的资本家不仅是通过成为工业领袖,还通过提供工作和挣很多的钱这些途径为社会做贡献。要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本家,而不是像那些愤世嫉俗者力图让你相信的那样——我们不需要资本家。

事实上,愤世嫉俗者远远多于资本家。愤世嫉俗者制造出更多的噪音,让大家处于恐惧之中,寻找财务安全而不是财务自由。正如我的朋友基思?坎宁安经常说的那样:“我从未见过一座为愤世嫉俗者塑造的雕像,或者一所由愤世嫉俗者创建的大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